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My dear friends,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一样是分钱,但是心态却天渊之别!

一样是分钱,但是心态却天渊之别!


我是毫无政党背景的槟州子民。

槟州民联政府在林冠英的领导下,靠着CAT- 廉洁,可靠和透明的政策为槟州省下了很多钱,把MPPP MPSP 转亏为营,脱离赤字,还能推出许多利民政策,比如:免费冷气及无线上网穿梭巴士,免费载送工作人士来往槟岛及威省,每年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甚至还可以每年分钱给老人,单亲妈妈,新生小孩,等。槟州的理财能力绝对不容置疑,受到国际甚组织至国家总稽查司的连声称赞。

国阵政府眼看近期要大选了,心知不妙,就急着要模仿民联槟州政府。。。首相首先宣布“所有学生将获得一次性RM100!”唯,此RM100非彼RM100。国阵的RM100和槟州民联 RM100,表面上一样,但是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首先,槟州政府是考廉洁及节俭让州财政脱离亏损后,才发放这RM100, 而且还是连续每年都发放,显示州政府是经过精打细算,准备好之后才分钱的。但是,国阵的RM100首先是在国家越亏越严重的情况下发放的,而且还是一次性,显示中央政府并不是精打细算之后,也没有准备好,只是为了应付大选而‘应酬’人民的!更严重的是,在发放了这RM100之后,教育部必须找临教开刀,榨取他们的花红及公积金,由此可见这学生的RM100可以说是间接从临教身上挖来的!这就是国阵一贯的作风,从你身上刮取金钱,然后还一部分回给你,然后叫你一定要懂得感恩!我在想,如果我真要感恩,是不是应该感恩临教呢?

接着,马华也觉得不对劲连忙宣布:一次性发放RM100给年老的党员和RM200给党员的出生婴儿!哇老,这更加是一个没有精打细算,没有准备好的宣布!金钱政治本来就不对,但是现在更甚的是,马华将它合理化。其实,从民联槟州政府,国阵中央政府,国阵马华分钱的方式看来,我初步得到以下分析:-

1.      槟州民联政府真的以民为本,所以在节省提州政府赚钱后,每年制度化拨款给有需要的州人民!

2.      国阵中央政府,还是不改以前一路以来的作风,先榨干于你再还给于你,然后要你感恩!显然这分钱方式,让人觉得有‘做戏’的感觉,应酬人民的心态大过于要以民为本!

3.      国阵马华分钱给党员,我觉得这不需要分析,因为它只是分给党员,不是人民,所以谈不上以民为本!顶多只能说,马华还是维持一贯的国阵作风,认为只要用钱就能让党员做事。

一样是分钱,但是心态却天渊之别。选民啊,你的眼睛可要擦亮一点啊!

Wednesday, November 2, 2011

Bloomberg praises Lim Guan Eng for Penang's success!

Bloomberg praises Guan Eng for Penang's success

12:37PM Oct 20, 2011

Bloomberg has hailed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 as embodying the contrast between Penang’s business transparency and the four-decade old policies of the ruling party (Barisan Nasional) that favour Malays.
According to the World Bank, these policies undermine competitiveness, says the well-established New York-based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news service.
Headlined ‘Malaysia Losses From Racial Law Exposed by Foreigners in Penang’, the report, published on Bloomberg’s website yesterday, stated that Lim has managed to keep Penang attractive for international companies.
Lim has been able to do this even as Prime Minister Najib Abdul Razak focuses federal support on regions such as Johor and Sarawak, where his ruling coalition has among its biggest parliamentary-seat majorities, said the news service.
Bloomberg described Lim, 50, the country’s only ethnic-Chinese state leader, as a fast worker when it comes to closing deals with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Lim’s speed in closing deals is helping Penang achieve what every Malaysian prime minister has sought since Mahathir Mohamad started his Multimedia Super Corridor in the 1990s, near Kuala Lumpur,” said Bloomberg.
‘We’ve been sleeping’
Bloomberg revealed that Lim turned Penang into the nation’s biggest economic success after he bumped into two National Instruments Corp executives at the local airport in 2008.
He convinced the managers to set up a research and production centre in the state, and within two years the former British trading post was Malaysia’s top destination for foreign manufacturing investment, the news service added.
“The deal was struck very quickly,” Bloomberg quoted Eugene Cheong, a director at the local unit of the Austin, Texas-based maker of industrial testing and automation equipment as saying.
Bloomberg also quoted Ooi Kee Beng, senior fellow at th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in Singapore, as saying that “Penang now has a chance to show that if you have good governance, and if you put fairness and justice as your main qualities, free of race considerations, that is actually the way to go for Malaysia.”
“We’ve been sleeping,” Ooi, the Penang-born author of ‘Era of Transition: Malaysia after Mahathir’ told Bloomberg.
Ooi said Malaysia’s efforts to woo investments in recent years may have been hampered by its policy of giving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ethnic Malays and some indigenous groups, collectively known as bumiputera, in government jobs, contracts, education and cheaper housing.
When the economy was booming along with its neighbours before the 1997-98 Asian financial crisis, the effects of the policy were less apparent, he said in Bloomberg.
When growth slowed, the race-based programme became a greater damper, he added.
Penang paid the Economist?
This glowing report on Penang follows another positive article by the Economist in its August issue titled ‘Malaysia’s Penang state - Getting back its mojo’.
In the report, the feature touched on the state reinventing itself in the industrial sector after Pakatan Rakyat took over in 2008.
This riled up Lim’s detractors, who responded immediately by saying the Penang government had paid the international magazine for the positive article, which the former denied vehemently.
Meanwhile, Bloomberg stated that Lim, elected in March 2008 as Penang’s first chief minister from an opposition party in 36 years, was struggling with the prospect of federal funding cuts.
However, in the first seven months of 2011, Penang won RM3.6 billion of approved foreign manufacturing investment, ahead of the RM3.4 billion that went to Selangor, said Bloomberg.
“Penang’s economic resurgence may bolster the opposition alliance’s claim it can be an alternative to the National Front, which has run the country since independence from British rule in 1957,” added Bloomberg.
This was backed by Ong Kian Ming, a political analyst at UCSI University in Kuala Lumpur and columnist for The Edge newspaper, who told Bloomberg that “a lot of this has to do with the dynamism of the chief minister”.
In the report, Najib has been made to look lopsided in promoting about RM65.8 billion of private- sector-led projects for Johor compared with at least RM375 million for Penang under his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
“The comparison excludes projects covering multiple states or those without a clear single location, which amounted to RM34.3 billion nationwide,” according to data it collected, said Bloomberg.
'Investment based on needs'
However, a spokesperson for Najib, Tengku Sariffuddin Tengku Ahmad, defended the policy by saying that “investment decisions are made on the basis of need, not politics”.
“Over the last year we have invested more than RM1 billion of federal funding in Penang and will continue to support their economic progress in whatever way we can,” he was reported as saying on Bloomberg.
In an interview in his 28th floor office, Lim told Bloomberg tha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tate an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ouldn’t hold Penang back.
“We may have political differences but we are cordial and professional. If Penang fails, Malaysia fails,” he added, a comment the chief minister has been repeating in to the press since 2008.

Monday, October 17, 2011

这样才叫硬,以民为本!


民政党妇女组陳莲花在民政党大会上批评党主席太过软弱,拖累民政党!这叫许子根摸不着头脑,更装疯卖傻整天叫人不要以为他很软弱,他也会‘硬’的。一些中央领袖更是在大会上说:“党主席其实是可以‘硬’起来的,只是需要‘硬’比较多次!”我看在民政党,甚至是国阵除了巫统以外的成员党应该没有一个真正知道什么叫‘硬’起来!

有些人可能会反驳我以上的看法,他们可能说“马华主席可以硬!因为我们的确‘见识’过!”有些人甚至可能说:“马华的马汉顺也很硬,他敢敢参与违背民意的霹雳州夺权计划!”但是,我想国阵里真正明白人民心目中所要看到的‘硬’的,应该没有几个,这就叫做与人民脱节。。。

昨天,读到一篇报道,槟州首长林冠英说:“政府不会向威胁州政府的公司低头,政府只会向人民低头!今天开始取消所有人民反对的百安湾填海计划,虽然如此,发展商还是不可以在古迹区建高楼建筑,不得违例!”这才叫硬,这才叫以民为本!我相信读了这篇文章的读者,都很庆幸州政府愿意为了人民而‘硬’起来!这才是人民心目中所欣赏的‘硬’!

再想起之前槟城豆蔻村村民面对因为前朝政府所签的合约而必须搬离住家的时候,林冠英也是很‘硬’的要发展商做出合理的赔偿,结果每一个村民得以以原本没有地契的木屋换得一间市价6-700千的双层排屋!

然而丁福南马上表示,林冠英的百安湾停止填海宣布乃‘缓兵之计!’换句话说是为了应付大选,要捞取选票而宣布的。是这样吗?

是的,假设我勉强认同丁福南的意见,那我想请问他:民政党或者马华敢不敢为了捞取大选的选票而‘硬’一次给人民看?
如果敢的话,我希望民政党或者马华即刻发表声明“我们民政党 / 马华即日起宣布将完全抚顺民意,坚决否决与反对Lynas在马来西亚任何一个角落设厂!要不然,我们将全然撤出国阵!”这就叫做‘硬’,这就叫做以民为本!

所以我说,与其一直叫党主席要‘硬’,国阵的成员党应该首先了解人民要的‘硬’是什么?我们要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以民为本的政府,当面对人民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要硬硬对抗所有违背人民意愿的事件!也唯有这样的硬,我们才能感受到人民是老板,你认同吗?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要付RM2.96?!


“如果我们再不削减津贴,马来西亚将在2013年破产!”首相署KPI部长,Idris语重心长的告诉大家。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看来人民还真的必须要了解政府的难处,欣然接受津贴的削减!除此之外,为了增加国家收入,避免国家破产,我们还必须给消费税!

但是今天,当你看到首相署的回应时,你会吓一大跳!“政府花费在3年的形象公关公司费用是1960万欧元,差不多8380万令吉!”哇,马来西亚不是说一定要削减津贴吗?不是说一定要增加消费税吗?不然就会破产?但是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钱来聘请公关形象公司来提升国际形象的?我满脑子不解的疑问。。。

根据星报资料截至2010年年尾,我国总人口为2830万,我们每个人包括刚出生的婴儿都必须付RM2.96 给这个形象公司的三年合约费用!我真的很想代表所有马来西亚股东,问工作人员国阵:我们为什么要付RM2.96给这家公司呢?我们得到什么好处了呢?能不能给实际的数字,花费了8380万令吉后,回酬率是多少呢?

我们只需稍微有一些常识,都会知道当一家公司病入膏肓,频临破产时,怎么可能还会花费这么大的数目去聘请形象顾问呢?一家频临破产的公司,最主要的就是开发崭新,迎合大众需求的产品,而不是聘请一些无关痛痒的国际形象顾问!

我真的希望国阵能认真回答这些问题,否则下届大选:换人!我们必须向这些政党阵线灌输一个知识:他们的所有花费必须是为了众股东利益着想,同时必须是能够像所有股东交代,否则他就不配再继续管理这家公司!如果真能贯彻这思想的话,我想马来西亚是可以逃避破产的命运的!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人民是笨蛋还是老板?


国阵在靠近大选时,总是口口声声地说:“人民是老板!我们尊重老板!我们只是为老板做事,等等。”然而,人民到底在国阵的心目中是什么角色呢?

“看起来像我,听起来也像我,但那不是我!”林甘短片所引起的司法丑闻,最终还是被这么幼稚的一句话盖掉了, 从此不了了之!只要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是不是他,可是最终还是被政府强硬的处理掉了!

霹雳州政变时,透过不民主的方式强硬的夺取州政权,警察强硬的将民选议长拖下来,这么严重的问题,最后还是一样不了了之了!

赵明福案件,明明人家是走着进去,躺着出来,有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他会自杀!但是,经过法庭,再到验尸庭,再到皇家委员会的审讯,始终都还是‘自杀’!

一个有脊椎毛病,不能弯腰的中年老人,和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硬硬说20多岁的年轻力壮年轻人被中年老人强行鸡奸!然后没有上厕所,也没有洗屁股,更可以安稳地睡觉,吃饭后才报案!然后全世界都知道精子如果没有找到卵子,顶多48小时就没命,但是马来西亚地精子还是特别长命,可以生存113小时!

最近,同善医院在709被水泡和催泪弹射中的事件,卫生部长和警察,甚至同善医院院长,也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否认!但是经过人民的压力,照片和影片的证据,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必须找一个代罪羔羊!然而,虽然每个人都清楚知道涉及者超过一个人,最终还是强硬的说只有一个人涉及,草草的结束了这件案情。

看了以上一些事情,我终于找到答案了!原来国阵并没有把我们人民当老板,他真正心里是把我们当笨蛋傻瓜!所以每当一有事,他们就会草草地,勉强地演完一幕幕的戏,然后草草,匆匆结案!

我说国阵啊,我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们改革的诚意呢?我说什么时候你才愿意认清人民是老板呢?
我说人民啊,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站出来告诉他们,我们不是笨蛋呢?

Friday, October 7, 2011

还是换人吧!


马来西亚首相刚刚公布了2012年度财政预算案,2328亿令吉,当中78% 是行政开销,增加了11.5% !值得留意的是,我国已经是连续第15年面临财政赤字了!换句话说,马来西亚这家公司自1997年以来就一直亏钱。

一般上在一家私人企业,当管理层让公司持续亏损15年后,股东就会换掉管理层!但是,马来西亚的股东比较仁慈。一般上,稍微有管理经验的人都知道,如果公司亏钱,我们就应该缩减行政开销,同时谨慎选择发展款项,然后增加发展开销希望新的发展可以带来收入,以便可以收支平衡,脱离赤字。

但是马来西亚这家公司的国阵管理层,在带领国家连续15年赤字之后,竟然还敢增加行政开销?我真想代表其他股东问:“在连续15年的领导无能之后,你凭什么增加你的行政开销?!这样下去,我们要如何才能摆脱赤字啊?”

此外,我们也看见了国防部开销的增加,但是医药,交通和教育开销缩减。我真的想再提起他股东问:“在购买不能够潜水的潜水艇,和没有引擎的战斗机之后,难道股东想看到你继续购买武器吗?今天新加坡如果打进马来西亚,你能赢吗?要不然你增加国防部开销来干嘛?我们关心的是医药,教育,交通的问题,但是这些的开销全部缩减!为什么??!!”

一家公司,原本已经连续亏损了15年,但是今天竟然还增加行政开销,而且行政开销还占了78%,只有22%拿来发展。除此之外,还任意的花钱在无关痛痒的国防部,我们关心的交通,医药,和教育则全部泡汤!还有希望吗?这还有希望吗?

国债成本更是增加了60%!从RM12.8B 增加到 RM20.45B!哇老,难道我们要步上希腊的后尘?这些债务要如何偿还啊?

我决定了:换人吧!是的,让我们换人管理吧!虽然我不知道新人是否能管理好这家公司,但是我更清楚地知道如果没有换人,我们就注定没有希望!没有选择了。。。

Wednesday, October 5, 2011

老马啊,钱是国阵的吗?

by VTWS http://healthorhell.blogspot.com

最近民联推介替代财政预算案,有多一个联盟,多一群人的思想,推介多一份的替代预算案,集思广益,无论是对国家还是人民自然是好事,这也就是两线制的好处。

然而,最近敦马却讽刺地说,“只想着如何花原本不属于你的钱,那是很容易的事!”这句短短的讽刺性话语,其实并没有讽刺到民联,反而是讽刺了国阵,特别是他自己。

原来在国阵的思维里,敦马执政的22年,都把国家的钱看作是属于他自己的钱,属于国阵的钱!所以国阵可以为所欲为,随意挥霍这些钱!当国阵把这些钱拨给人民后,还要人民感恩!这一切原来都是源自于“国家的钱是属于国阵的!”这个思想。这个错误的思想,如果只是暗地里偷偷想,那还可以,但是今天由敦马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讲了这句话,显示出了国阵的这种心态,真叫人悲哀!由此可见国阵,真的是病入膏肓了,没有自觉,分不清谁是老板,钱是谁的!
国家的钱,是公共的钱,它是属于人民的,他并不属于执政党或是反对党!执政党只是暂时被老板‘人民’委托来管理这家公司,人民可以随时投不信任票,开除他!
可是,今天在国阵执政了54年后的今天,马来西亚这个公司赤字是越来越严重,亏大钱!为了敷衍股东‘人民’的追问,只好随便拨出一些钱给华教,人民等等!更口出狂言要人民懂得感恩!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恩?一个管理层,导致公司赤字严重,不透明的作业方式,暗中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公司的利益,为了应付股东只好随随便便发出一些微不足道的股息!更严重地是,当有人提供意见如何让公司节省开支,让股东得利是,他堂而皇之地说:“只想着花原本不属于你的钱,那是很容易的事!”这叫我们要如何感恩啊?

我说,敦马啊,你到底是老糊涂了,还是一直以来你都抱着“国家的钱是属于国阵的,国家的资源也是属于国阵的”的心态呢?

人民老板啊,是时候站出来告诉他们谁才是老板,这些钱是属于谁的!

Tuesday, October 4, 2011

大砍首相署开支100亿杜绝浪费, 民联替代预算誓减财赤至4.4%

Excerpt from http://www.malaysiakini.com/cn

民联今日揭橥2012年替代预算案。在这个主题为“全民共荣”的替代预算案中,民联提出多项惠民政策,同时也建议大砍政府的多项开支。

首当其冲的是首相署,民联建议削减首相控制开支100亿令吉,以把这笔拨款交到其他部门,同时减少首相署超支的习惯。

民联也建议维持2200亿令吉的预算开销,以将财政赤字从国内生产总值6%减少4.4%。

民联认为,虽然2200亿令吉的建议拨款,比起国阵少了140亿令吉,但相信通过更负责任、透明和更好的财务管理,将能为人民增值20%。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是今午联同民联三党领袖和议员,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回教党副主席玛夫兹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等人,在国会会议室揭橥这份替代预算案。

设1100令吉最低薪金

不过,安华只是在讲词中念出替代预算案的精华内容,完整的替代预算案报告,必须在今午5点才公开发放。

在替代预算案中,民联建议推行最低薪金制,制定最低1100令吉的基薪,以帮助薪水仍处于这个水平之下的公民,包括30万名公务员。

民联也将根据《橙皮书》的建议,向每一名教师发放每个月500令吉的津贴。

派发一千元给老人主妇

对于年收入少于1万8000令吉的乐龄人士,民联建议向符合资格的乐龄人士,派发一年1000令吉。预计这将耗费17亿令吉,但民联认为这将可协助退休乐龄人士的购买力。

此外,民联也建议向符合资格的家庭主妇,派发一年1000令吉,以减少家庭的负担,同时鼓励家庭主妇通过雇员公积金投资。预计这笔费用将耗拨款20亿令吉。
显示民联成熟准备执政
安华指出,民联的替代预算案焦点是人民,并以“全民共荣”的主题施政,以重新分配我国的财富,把“极富之人”(mahakaya)的财富转移给人民。

他说,我国不应该扩大征税网,如推行消费税来控制赤字,反之应该减少开支和浪费,以减少赤字。

他强调,这份替代预算案全都是由民联队伍所草拟,无需如国阵般耗巨资聘请外国顾问公司来起草预算案。

他也说,民联提呈这份“全民共荣”预算案,显示民联的成熟,已经准备好组成新任政府。

民联明午和傍晚将在国会和一家酒店举行汇报会,由负责起草预算案的民联领袖,向媒体及公众解释更多的替代预算案内容。
以下民联替代预算案的重点:

政府开销

(a)2012年预算案开销维持2200亿令吉,但是会更谨慎和有效开销。财政赤字将从2011年6%减至明年4.4%。

(b)减少浪费和无效率开销省下44亿令吉,用来加强教育,每月派发500令吉特别教学津贴给所有老师,以及为30万名公务员实行1100令吉最低薪金制,并提高整体公务员薪金。

(c)以负责任股息模式来取代现有政府恣意从国油要求巨额股息的作业,2012年的股息预料只是260亿令吉,比2011年300亿令吉低。

劳工市场

(d)实行每月1100令吉最低薪金制。

(e)拨出20亿令吉於特别便利基金,以协助创业家和中小型企业调整他们的运营模式,来制造新的工作机会。

(f)拨出16亿令吉扩展技职培训,来提升工人的技术水平。

市场改革

(g)政府采购合约公开招标。

(h)土著和弱势群体的辅助政策将注重通过教育、培训和财政援助,来加强有关群体的竞争能力。

(i)设立公共合约委员会来检讨特许经营合约。

(j)扩展竞争法令至所有经济领域,包括电讯、收费电视和发电业。

乡区发展


(k)废除国家稻米公司(Bernas)对进口白米的垄断权,通过透明程序发放进口执照。

(l)通过农民协会直接发出津贴给农民。

(m)拨出1亿令吉给小型企业,来改善卫生和排污设施。

提高人民收入


(n)派发一年1000令吉花红给年收少过1万8000令吉的乐龄人士。

(o)2012年派发1000令吉给家庭主妇。

(p)拨款直接提升赤贫家庭收入至550令吉,以及将每月福利金从300令吉至550令吉。

(q)月收少过1500令吉的家庭,若拥有小过9岁的孩子将能享受一年1000令吉的孩童津贴。

重整津贴制度

(r)停止津贴垄断企业,包括独立发电业者、国家稻米公司、德士驾照垄断者等等。

(s)重整一般津贴,直接援助有需要的群体。

提升大马人民生活

(t) 调整警力专注打击罪案和加强公众治安。

(u)中低价房屋将落实“先建后售”模式,保护购屋者。公共房屋计划拨款也会提升10亿令吉。

加强国会民主制度

(v)削减首相署开支100亿,转由其他相关执行部门分配。

(w)设立7个财政预算案国会委员会,来审核部门预算,并促进辩论和评估。

(x)财政预算案委员会成员和国会议员将获得拨款聘请国会研究助理,以改善他们检讨预算的能力。

关税局证实罗斯玛没买钻戒, 2400万钻戒数天后交还公司

在首相夫人罗斯玛矢口否认购买2400万令吉钻戒之后,大马关税局也证实,这项钻戒交易并没有进行。

此外,有关钻戒也在数天之后,交还给珠宝公司。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今日在国会,通过书面方回复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提问时,如此表示。

“大马关税局证实没有任何购买相关戒指的交易。”

“在几天后,这枚戒指已经交还给其拥有者的公司。”

无关贪污交由关税局调查

林立迎是询问,警察、反贪会和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调查罗斯玛购买钻戒指控的进展。

这个问题原本是向首相纳吉发出提问,不过却由纳兹里代答。

纳兹里也暗示,此案无关贪污舞弊,因此反贪会将此案交由大马关税局调查。

“根据2009年反贪会法令,反贪会只是调查贪污、滥权和舞弊的罪行。”

领导非政府组织马来西亚青年团结阵线(SAMM)的公正党领袖巴鲁希山是7月向反贪会投报此案,要求调查。

罗斯玛被指免税购买钻戒

他声称,本身于今年4月16日接获情报,指称有关天然钻石戒指是在免税的情况下,通过吉隆坡国际机场带进大马,钻戒的价值高达2445万8400令吉。

巴鲁希山说:“有关物品是通过一家纽约高级珠宝公司Jacob & Co购买,并由Jeremy Beh Sin Tee带入大马....罗斯玛的名字也出现在关税表格的接收人名字。”

他也出示,一封关税局资料系统印出来的文件,证明罗斯玛无须缴付进口税,因此他要求反贪会调查为何罗斯玛能够免税购买钻戒。

针对这项指控,罗斯玛在7月底接受《每日新闻》访问时就矢口否认购买这枚价值连城的钻戒,更声称自己没有时间应酬部落客的污蔑。

当时罗斯玛指出,比起应酬这类无关紧要的事,她身为首相夫人倾向于关注更有意义的事,尤其是涉及民众的发展议题。

“我不想说什么(关于购买2400万令吉的戒指),因为我没有时间来应酬类似这样的事。他(部落客)高兴讲(指责)什么就随他吧。”

“这不是什么愉快的事,这是诬蔑...我没有感受到什么吗?我饱受这一切(诬蔑)。因此,与其回应此事,我不如关注人民的事更好,这更为重要。”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尊重不是理所当然的!

尊重不是理所当然的!


一路以来,我都不赞同黄明志一直用粗话拍摄的歌曲MV,但是最近他那《黄明志干五毒散》的MV我不但没有反感,反而觉得骂得好!

虽然,在Youtube评论里有些人认为明志不该骂粗口,但是我觉得他在这MV里骂粗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为什么?因为我认为尊重不是理所当然的,Respect is to be earn, 尊重是必须赚回来的!这个骂粗口的短片,矛头很明显是指向五毒散报纸和那个写影评的作者。

首先,五毒散本来就是以个只会煽动情绪的报章,根本不值得尊重!再来,如果你要写影评是不是应该先看过电影才来写?你不看就写,纯粹只是靠一个人的过去来判断他的现在跟未来,这是大错特错,也显示出他的不专业,你们说,这样的一个影评作者,值得尊重吗?

面对一个不值得尊重的报纸,再加上一个不专业的评论作者,他用粗口,有问题吗?要尊重他们,用专业的语言对付他们?他们不配!

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1

林冠英首长:投资2亿峇都加湾扩展摩托车业 文秀本田槟设新厂

Excerpt from http://www.kwongwah.com.my

(槟城22日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宣布,马来西亚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文秀本田将投资高达2亿令吉推行一项扩展计划,在槟州峇都加湾工业区设立新厂。
他透露,文秀本田的有关扩展计划,将为槟城带来额外100个新的就业机会,而该公司现有大约有1000位员工,即其中85%为生产部员工。
他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文秀本田的所有生产部员工都是本地人,以及虽然该公司的业务是属于劳动密集性质的工业,但该公司却拥有非常良好的人力资源策略来吸引和留住所有的本地员工。
占大马摩托车市场45%
他继透露,文秀本田目前在马来西亚摩托车市场的占有率为45%,该公司每年所生产的各种车款摩托车总计25万台,但一旦新厂开始运作后,该公司预计每年能够生产大约35万台摩托车。
他是于周四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如此指出。
在该新闻发布会上,林冠英指出,槟城很荣幸地成为文秀本田唯一的摩托车生产地点,而文秀本田,早于1958年在已故丹斯里骆文秀与本田创办人本田宗一郎初次见面时就开始着双方的战略伙伴关系,以及这份伙伴关系成为该公司接下来业务合作的基础。
他披露,在2008年9月,由本田汽车(Honda Motor Co., Ltd) 和东方实业 (Oriental Holdings Bhd)以50对50股份分配共同成立的文秀本田私人有限公司(Boon Siew Honda Sdn Bhd)展开业务合作的旅程,并且众所周知,文秀本田的摩托车只供应给本地市场,这项决策与该公司的目标:
即1)整合马来西亚电单车的生产和销售,2)达到更高效率和客户满意度,有着相互配合的效果。
我国最大摩托车制造商
他强调,在目前,文秀本田已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坐落在槟城北赖的Hicom-Suzuki ,吉打州的Modenas,雪兰莪州的Hong Leong Yamaha 以及其他较小的竞争对手,如槟城北赖的SYM,雪兰莪州的Kawasaki以及在古晋的Demak。
他说,文秀本田在槟城的扩展计划,将进一步整合他们目前在麦曼珍的运作,新的文秀本田投资项目将坐落在峇都加湾工业园区,投资额高达2亿令吉。
他称,摩托车往日是蓝领阶级的主要交通工具,但今天,它已成为零售业和小买卖等小企业所欢迎和喜爱的交通工具,它也成为拥车人士的备用和休闲用途的交通工具,因此,鉴于摩托车在现今社会的各种用途,文秀本田也推出各种款型的摩托车,其中包括Wave系列,EX5和Icon等等。文秀本田也将推出更多的CUB摩托车。
他指出,文秀本田的峇都加湾项目将于今年11月开始动工,而将在2013年2月开始运作,此项目将局限于制造业而已。
充分运用槟城各种优势
他强烈呼吁文秀本田的代表及管理层,充分运用槟城的各种优势,扩充项目的活动范围,以包函设计与开发,以及扶持本地供应商的发展。
“我们目前正规划在峇都加湾文秀本田新厂附近设立中小型企业村。该占地150英亩的中小型企业村将是文秀本田零件和组件供应商设厂的绝佳地点,也进一步加快本地供应链的发展。”
“这项价值2亿令吉的投资项目会使得文秀及本田两家企业长久的合作关系更加深远。我们也希望会有更多来自日本的高精度自动化及化学工程,电器和电子产品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的厂商前来槟城投资。槟城绝对是投资者们的最佳选择,因为我们不仅为厂商们提供精通英语和掌握技术工艺的人力资源,高效率的供应链管理,充满文化和优质生活方式的物流枢纽和宜居城市之外,我们也有一个保护知识产权的好政府。许多著名的日籍人士如Tan Sri Konishi也选择以槟城为家。
此外,在槟城举办的日本盆舞节是马来西亚最大型的盆舞节庆典,共吸引了7万名游客前来参加。日本厂商们甚至参与槟城高尔夫俱乐部(原为BJCC)的运作。”
岡田智:新比旧厂大5倍
文秀本田董事经理兼首席执行员岡田智透露,在新厂设立后,该公司的生产将转移至该厂进行,以及所有员工也将被新厂所吸纳。他继透露,新厂的面积将比旧厂大5倍,并且虽然文秀本田预料一年可生产35万辆摩托车,但在事实上,该厂最高生产量为一年38万辆摩托车。
他在解释为何文秀本田选择在槟城设立新厂时说,这与已故丹斯里骆文秀与本田创办人本田宗一郎早年建立的关系有着密切的关系。
他指出,在槟城生产的本田摩托车,于目前只在本地市场销售。
陈惠仁:研生更多新车款
文秀本田董事陈惠仁透露,由于文秀本田现有的制造厂,即大马第一间摩托车制造厂是于1960年设立,所以至今合共的投资是难以计算,不过在过去50年来,该公司的投资是介于1亿至2亿令吉之间。
他继透露,目前文秀本田在大马生产6种款式的摩托车,但在新厂设立后,该公司将研究生产更多款式的摩托车。
他相信,在新厂采取新的技术下,生产能力肯定将相对的提高。

前选委会主席被指涉“M计划”, 登记8万假身份证外人为选民

Excerpt from http://www.malaysiakini.com/cn

大马自由及公正选举运动(Mafrel)前主席阿都马烈胡先(Abdul Malek Hussin)今日针对选举委员会前主席阿都拉昔做出惊人指控,指控后者在任期间涉及90年代的沙巴身份证计划,把使用假身份证的外国人登记为合法选民。

承认受到巫统指示

日前,《维基泄密》公布一份美国大使馆密电,引述马烈胡先指阿都拉昔,曾向他承认在巫统指示下,发出6万张伪造身份证,予沙巴的外劳。

NONE电报指出,马烈(右图)向美国大使馆透露,阿都拉昔是在2006年10月25日于住家会见他时,向他承认此事。

这项计划被称为“身份证计划”或“马哈迪计划”,有者更取前首相马哈迪名字的首个字母M字,简称为“M计划”

澄清密电错误引述

不过,马烈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却澄清,阿都拉昔并没发出伪造身份证,反之只是承认,他把使用假身份证的外国人登记为合法选民。

马烈表示,《维基泄密》所公布的美国大使馆密电错误引述了他。

“《维基泄密》的密电错误引述我。他怎可能发身份证?那是国民登记局的角色。”

“他只是说,他所登记的那些持有身份证的外国人。”

拉昔否认发身份证

英文《新海峡时报》今日也报道,阿都拉昔否认《维基泄密》的电报内容,并表示他不涉及批发身份证的工作。

报道说,阿都拉昔也否认曾告诉马烈任何事情。他强调,身份证事务从来不属选委会,反之应由国民登记局所管。

不止6万而是8万外劳

rashid uiam election seminar 170508马烈同意,阿都拉昔(左图)不可能涉及批发身份证,但他坚称拉昔曾向他承认,选委会把使用假身份证的外国人登记为选民。

他更称,事实上阿都拉昔所登记的外国人选民,不止是《维基泄密》电报所称的6万人,而是高达将近8万人。

他声称,阿都拉昔当时曾警告自由及公正选举运动,勿对此事展开任何独立调查。

“当时,他说这项沙巴的问题复杂。他说,如果自由及公正选举运动展开调查,我们将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不能完全记得谈话内容,但我相信我们谈到了一些地方如邦宜(Banggi)与诗南(Silam)。他说那里的情况很糟糕,因为我们将面对很严重的课题。”

重申设皇委会调查


马烈也重申有必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调查“身份证计划”,并寻找一个永久性的解决之道。

“情况已经变得无比糟糕。我们无法解决此事,可能是因为国阵已把沙巴视为一个定期存款。”

“但既然他们可以推出‘6P计划’漂白外劳,我看不出为何他们不能解决沙巴的问题。”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前警官致全国总警长公开信, 声称慕沙干尼联手迫害安华

Excerpt from http://www.malaysiakini.com/cn

1998年安华黑眼圈案的查案官末再因(Mat Zain Ibrahim)今天给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玛发出公开函,指控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和前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当年以欺骗首相和捏造证据的手段来迫害安华。

他在今天信函表示,他有证据足以证明安华因渎职案而坐牢的经历,是不正义的。

末再因强调,自己的结论是可靠的,因为他已跟安华渎职案和黑眼圈案的多名当事人对质和交流,包括马哈迪,阿都干尼、慕沙哈山、安华和黑眼圈案皇委会成员。

慕沙和阿都干尼都获好处

musa hassan他更抨击1998年时任渎职案调查官的慕沙哈山(右图右)和主控官阿都干尼都获得了好处,前者升任为全国总警长,而后者也跃升为总检察长。慕沙哈山不久前退休。

末再因是领导调查前副首相安华于1998年在武吉安曼警察总部被殴打案的警官,他建议提控当时的全国总警长拉欣诺刑事殴打安华罪行,但他的建议被漠视,直到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成立为止,拉欣诺最终被判有罪及坐监2个月。

从医院偷取安华血液样本


末再因更揭露,慕沙哈山在1998年10月15日黑眼圈案爆发后,联合前马六甲州总警长莫哈末罗万(Mohd Rodwan Mohd Yusof)从中央医院医生查哈里诺(Zahari Noor)处“偷走”安华的血液样本。

他认为,慕沙哈山是为了拿到DNA证据,而偷窃安华的血液样本。

回忆录显示马哈迪被误导

NONE末再因指出,根据前首相马哈迪在《医生当家》回忆录第53章的说法,以及他所掌握的文件,他相信,马哈迪当年受人误导。

他进一步指出,当时误导马哈迪的人就是慕沙哈山。慕沙哈山让马哈迪相信安华涉及婚外强和非自然性行为。

他解释,慕沙哈山在1998年10月10日为安华DNA检验而走访查哈里诺的做法,足以证明慕沙哈山在汇报马哈迪的时候,并没有完整的证据。

“当时,安华已被起诉并等待审讯。理论上,收集初步证据的工作早该完成。”

阿都干尼是背后的操纵者

末再因指控,慕沙哈山和莫哈末罗万在1998年10月15日偷走安华的血液样本来做DNA检验。

NONE此外,他们也在10月26日伪造鉴证证据,并产生3份医药报告来显示安华的黑眼圈是“自我伤害”的结果。

末再因更指控,阿都干尼(右图)是两次事件背后的指示和操纵人。安华渎职案审讯在1998年11月11日开审。

马哈迪没有涉及捏造证据

不过,末再因认为,马哈迪跟伪造证据的恶行毫无关联。

“当我在1998年10月8日在首相署会晤马哈迪时,他劝告和警告我,要向他汇报警方对黑眼圈案的调查。他警告不能够任何遮掩。我将此写在笔记内,并且在同一天,向其他资深警官传达他的劝告和指示。两天后,我也通知阿都干尼。”

指纳吉知情却不采取行动

此外,末再因也宣称,他收到消息,有两人曾会晤首相纳吉,要求对付对付阿都干尼和慕沙哈山。

两人认为,慕沙哈山和阿都干尼的“罪行”打击了国家,并且伤害人民对政府机关的信任。

“但纳吉看起来并不准备采取行动来对付他们俩;而原因为何,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他在等待时机。”

Monday, September 5, 2011

否认赞扬纳吉澳洲晚宴演讲, 留学生不满马新社篡改言论

 
《马新社》日前报道,首相纳吉在国庆日期间远赴澳洲,在一场与当地大马留学生交流晚宴上所发表的演说,获得出席的学生一片赞好。

不过,一名有出席晚宴的学生今日却否认这篇报道,声称本身的言论已遭篡改,反称纳吉当晚的演说内容不甚特别。

邀获奖学金学生赴宴


这场晚宴是由澳洲大马学生理事会在本月3日(周六),假澳洲柏斯(Perth)的泛太平洋酒店(Pan Pacific Hotel)所举办。

根据该理事会在面子书上的邀请通知,晚宴是开放给所有获得公共服务局、国油和玛拉(Mara)奖学金到澳洲求学的学生参与。

据了解,首相夫人罗斯玛和一些大马政府官员也有赴宴。

写留言时纳吉未发言

《当今大马》是通过一个社交网站,发现这名目前在澳洲求学的学生,申诉本身的言论遭篡改。

由于他是奖学金持有者,因此在受访时要求匿名。他说,主办当局的确曾要求出席者,把会见首相的感想写在一张纸上,惟纳吉当时尚未发表演说。

他坦承,本身有机会与首相会面,的确感到很兴奋,但他当时仍未听到纳吉演讲,而无法表示赞赏。

因此,他对《马新社》报道感到非常惊讶。

“他们完全改掉和加入一些我们没说的话。整起事件是发生在演讲之前,而非之后。我觉得这很好笑并且完全不必要的。”

“他们……引述了我们实际上没说的话,并篡改我们的谈话。我们没有说任何坏话,所以我不解为何他们要这么做。”

利用留言作新闻材料

根据《当今大马》了解,《马新社》是用了这些学生写在纸上的留言,作为新闻材料。

该报道引述9名出席晚宴的学生谈话指出,他们纷纷赞美纳吉的演说具启发性,让他们更了解“一个大马”理念和纳吉对于国家繁荣未来的远景。

纳吉演讲没什么特别

询及对于纳吉演说的感想,这名学生形容,那只是一个正规的演讲,并没什么特别。

“那是一个正式活动,他推广‘一个大马’的演词几乎是预先草拟好的,没有什么特别。”

《当今大马》也通过面子书联络另一名也有赴宴的学生,她也证实,本身的留言遭添油加醋,惟拒绝发表更多谈话。

纳吉国庆日远赴澳洲

《当今大马》日前获读者通风报信,指纳吉在国庆日期间远赴澳洲度假

在《马新社》摄影师诺兰法祖于索马里中弹殉职事件发生之后,纳吉缩短假期提早回国以迎接灵柩,并证实他之前的确身在澳洲。

纳吉在国庆日出国也遭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嘲讽“再次创下了国际的记录”,因为世上没有任何国家的领导人,会选择在国庆日时出国旅行。

Tuesday, August 16, 2011

随心摄影。。。


拍摄于槟城湖内人民公园, Penang Relau Metropolitan Park with Nikon D90 





Wednesday, August 3, 2011

无专家意见妄下自杀结论, 前法官斥皇委会违证据法

Excerpt from http://www.merdekareview.com

【本刊记者撰述】上诉庭退休法官陈炘铠(N.H. Chan)抨击调查赵明福案皇委会报告的两项结论是毫无根据的,即赵明福是自杀及反贪委的极端盘问手法导致赵明福自杀。
他指,该两项结论须有专家佐证,但专家根本未提出此供证,而是皇委会妄下结论,并且明显违反《证据法》。
Loyak buruk 网站今早刊登陈炘铠(右图)有关皇委会报告的评述。陈炘铠指出,《1950年证据法》第45条款规定,专家的意见是案件的相关证据。若无专家意见以作为案件的证据,法庭不能就此作出判断。例如,在赵明福案件,须有科学证据证明赵明福自杀。
“在这案件,根本没有专家提出意见,指赵明福自杀。”
“然而皇委会认为赵明福自杀。皇委会不能自行达致这样的结论。赵明福自杀这样的结论必须是由专家作出的。皇委会并不是专家!”
陈炘铠表示:“皇委会委员不能以自己的意见取代专家的意见!但这正是皇委会做的事!”
“(皇委会)俨然以精神科法医的外表假设,得出赵明福自杀的结论。皇委会报告第233段俨然以专家自居,并给出自己的结论,说赵明福是如何走向自杀的。”
皇委会报告第233段内容如下:
“根据精神科法医方面达致的结论
因受这个困境折磨,赵明福(左图左)的精神状态面临转变。在数个小时内,使他从低自杀风险群升为高自杀风险群之列。怀疑、极端的挣扎情绪、巨大的罪恶感都是难以承受的。最终在16日凌晨3时至7时之间发生无法扭转的危机,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找不到可行的策略来克服所施加在身上的指控,他发现自己无法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两难困局。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赵明福会感到自己被困了,并且屈服于绝望。14楼的窗口打开着,或容易打开,而他正躺在纳兹里的沙发上,其实是很接近窗口的。赵明福或许发现唯一逃离眼前困境的方法就是跳出窗口,即便这样做是夺走自己的生命。”
陈炘铠批评说,皇委会报告的说法,根本就是毫无根据,“凭这没有根据的意见,我们无从知道赵明福是如何死亡的”。
他也指出,皇委会报告指,反贪委导致赵明福自杀也是毫无根据的。
“(皇委会内)三个法官像三只盲眼老鼠。或许死因庭法官看来更聪明。”
陈炘铠年76岁,曾任高等法院法官及上诉庭法官,曾撰写文章评述霹雳宪政危机而声名大噪,其2007年出版的《审判法官》(Judging the Judges) 一书,脍炙人口。 【点击:法官应面对良知依法裁决 陈炘铠:糊涂法官应革职】
斥法官竟然无视证据法
陈炘铠认为,反贪污委员会一开始就知道若无赵明福的招供,就无法证明雪州政府有何错误。反贪委的计谋反令自己受损,皇委会报告的结论指,反贪委人员企图索取明福的招供,而导致赵明福自杀。
“你认为这看来是寻找凶手的过程,还是像似好莱坞的电影?”
陈炘铠批评皇委会内有三名法官却达致上述结论,“他们能应该知道更多,这三名法官竟如此愚蠢”,更甚的是该皇委会还是由联邦法院法官所领导。
皇委会成员有:联邦法院法官冯正仁、前联邦法官阿都卡迪(Abdul Kadir Sulaiman)、前上诉庭法官萧文迪拉纳旦(T.Selventhiranathan)、槟城议员法医局法医病理顾问专家布秉德星(Bhupinder Singh)以及布城理科医药大学学院医学系主任兼心理法医顾问专家莫哈末哈达(Mohamed Hatta Shaharom)。
陈炘铠说,若案件需要到专家供证,这些法官只要根据《1950年证据法》的第45条款,里面的条款非常简单明了。
《证据法》:
第45条款:专家意见
(1)法庭需根据深谙外国法律、科学或艺术人士的意见就外国法律、科学、艺术……形成意见时,前述的意见即是相关事实。
(2)这样的人叫做专家。
附录
(a)是否由毒素造成死亡的疑问
根据专家的意见,毒素所造成的症状与造成A死亡的症状一致,两者即可说是相关。
称明福投窗自尽解困
皇委会是在2011年1月29日成立,并于2月14日至5月18日召开了听证会,共传召了70名证人,其中包括警员、反贪委官员、法医、赵明福亲友等。
皇委会的报告在7月21日正式出炉,皇委会在报告中花了九页的篇幅,重塑了赵明福在2009年7月15日至7月16日早上的心理转变过程,并从中推论赵明福为了逃离压得他窒息的压力,而选择跳出14楼的窗口。
皇委会认为,雪州反贪污委员会官员激进的四轮盘问手法,导致原本属于低自杀风险群的赵明福,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转为高自杀风险群,并认为赵明福面对极大的精神压力和愧疚感,而为了逃离这个困局,他选择了跳出14楼的窗口。

Monday, July 18, 2011

朋友们都上街了

转载自http://www.merdekareview.com

【赖康辉】阔别2007年净选盟大集会三年后,净选盟2.0再次于2010年启动。刚开始时,净选盟2.0的声势并不“非常”浩大,直到净选盟游行6月19日的推介礼,大家才开始热起来了,关注净选盟八大诉求并积极推动。
净选盟2.0集会推介礼后,极端右翼分子和政府便开始第一波的打压。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和巫青团陆续宣布以“示威来反示威”,与净选盟2.0的7月9日大游行打对台。土权还焚烧与践踏净选盟2.0主席安碧嘉的肖像,更发表“华人囤粮论”。警方过后也传召多人录取口供,颇有恐吓的味道,就连多为民联领袖穿净选盟或黄色衣服也被逮捕。后来,这种种的恐吓反而成了促使了民众上街的决心。副首相、内政部长和首相也轮流出来恐吓人民。
虽然我自以为“身经百战”,出席过不少集会,但是出席集会已成习惯的我在面对这次的白色恐怖,我还是有一股难言的焦虑,感觉就如杯弓蛇影般。这焦虑的深一层,当然就是担心政府祭出《内安法令》。虽然如此,我还是“假装”、“强行”自我镇定,仍积极呼吁中小学朋友、大学朋友、社区活动圈朋友及华团圈子的朋友出席该集会(但偏偏就是漏了邀请教会朋友出席)。我在面子书上呼吁朋友一起在面子书上佩戴净选盟徽章。
后来,这股难言焦虑不但越来越严重,而且似乎在成真。当时这种感觉的确让人讨厌。当社会主义党的朋友在宣传“够了,国阵卸任吧”运动被捕,同一段期间警方也闯上净选盟2.0办公室充公宣传品,加上工作不甚顺利,我的焦虑几乎到了顶点。政府和警方不断地抹黑他们,并尝试把他们与共产党和推翻政府挂钩,我当时又是焦急,又是愤怒。其实,唯有愤怒和感动超越害怕和焦虑,白色恐怖就会被破除,改革就有力量。
后来。我的愤怒终究成功掩盖了焦虑。写文章、写文告、翻译文告、在活动上鼓励朋友出席集会、紧张高峰期“偷偷”派净选盟2.0传单(唉,又不是干坏事,派传单也要偷偷摸摸),就连面子书(Facebook)上也得拼命宣传净选盟2.0,上载别人制作的净选盟短片。
没想到在我焦虑时,又给了我莫大鼓舞和希望的是,看到我的中学朋友、大学朋友、社区朋友等,一个一个在面子书上戴上净选盟徽章,有位朋友还放上自己穿黄衣带黄色眼镜染黄头的照片,面子书顿时一片黄潮,煞是壮观好看。朋友们还互相“share”有关净选盟2.0集会的一系列短片。加上看到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茨万的短讯内容:“战友,不要忘记上次郭素沁等人是怎样被释放的,只有在广大群众压力下,政府才会释放他们,我们不可退缩,一定要继续抗争和游行”。让自己在害怕中充满斗志和不屈服的是伴侣和战友的互相协助和鼓励。除了面子书上朋友的响应,在以马来人为主的住宅花园战战兢兢地派净选盟2.0诉求传单也最难忘,心里害怕碰到“巫统的人”。
茨场街声势浩大
很多朋友都在前一晚便抵达吉隆坡并分配几个人露宿一间房。当晚朋友传来消息指警察搜查酒店房间,我们唯有逼自己入睡。虽然想睡了,但是电话及短讯还是一直进来,因为还有多位朋友在709当天才入城。我并无把握相信他们可以在709当天成功入城,而且还担心该集会的出席人数。
万万没料到的是,709当天早上,我多位朋友都成功入城,他们还说轻快铁通顺无阻,大家便散布在茨厂街各个角落用餐、聊天或养神。直到下午一时,大家收到动员动身的消息,便从各个角落出来汇集,各族同胞一起会合,茨厂街顿时展现了一片浩大声势,创下了茨厂街的历史。
由于前进至独立体育馆之路受阻,众人便与其他地点的群众一起会合在敦霹雳及富都路之间的马银行大厦前方。大家不分彼此的聚在马银行大厦前方,非常有秩序,也非常和平。随同的17岁小妹妹雪京为她第一次出席集会更感到兴奋异常,她表示这才是真正的全民融洽!其实,当时我带着小妹妹一起去集会是有些担心的。另一位第一次出席数万人集会的朋友国健也在那时走来走去四处看人潮,为此大集会叹为观止。可见朋友们都满怀希望。他们的勇敢让我感动。709当天,一位泰国前学生领袖朋友也在面子书同时留言于李凯伦、颜贝倪、我们几人“Be brave. Be strong. Be safe.” 看到这留言,我更满怀希望,政府的打压不但让净选盟2.0广传于国内,更冲到国际。
警方果然不让大家集会,很快的他们便发射水炮和催泪弹驱散我们,我和三位朋友被逼退回茨厂街。后来,教堂牧师收留了我们,以逃过警察的镇压。不幸的是,朋友国健与我们走失,他被逼退入了同善医院内。由于他的拖鞋坏了,警方强行闯入医院范围内,四处逮捕人,并逮捕了他。事后他还自称倒霉,但他没有丝毫怯意。
当他告知我们,他已被逮捕时,我不禁担心,但我还是定过神来,向他索取身份证名字、身份证号码及一位亲戚朋友的电话,再把他的资料交给负责紧急后援的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M)娜莉尼和社运分子庄白绮。过后,我又得知一位教会朋友杰森和一位华团朋友李英维被逮捕(最后,他们都成功被释放了!)。当时我很着急,但又还是会觉得有一丝丝的安心,因为我对紧急后援部队有信心,我知道他们会和律师公会协调,救出我们的朋友。
朋友被打至全身瘀伤
当时,教会朋友杰森因为看不过眼警察逮捕和殴打集会者,便斥责警察是否是恐怖分子?警方并没有停止他们的行为,更朝他方向走来。警察大声问道:“刚才是谁讲我们是恐怖分子?”说完警察便马上逮捕杰森,并开始殴打他。警察将他打倒在地上,还用脚踢他。杰森被打至全身瘀伤,眼镜也被打破了。这严重的警察暴力是我过后才知道的。
另外,国健告诉我,他被释放回去已经很累便睡着了。第二天,他还在模模糊糊睡觉中,他的老爸便问他,是不是去709大集会?他反问老爸:“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上电视啊!”。他老爸还问道:“报纸报道警察说他们没有朝同善医院射水炮和催泪弹。”国健本来还有睡意,一听之下就火大了:“我当时就在同善医院,看见水炮和催泪弹射进来。”他老爸(站在国健立场那边)回答道:“喔,那报纸所写的不是骗人?!”
我听了国健的描述后不禁莞尔,但内心也感动不已。我出席这次集会的最感动事情不是我很“勇敢”,也不是我有多“聪明”,逃过被警察逮捕,而是有许多朋友第一次上街,集会已经不再是禁忌,而且已广泛被接受,更然人触动内心深处的是许多第一次出席者都不害怕被警方逮捕。只要越来越多人醒觉,政府霸权和权威将莅临瓦解。心中团火仍是炽热,民主改革前进要继续,前方是希望!

Wednesday, July 13, 2011

11名医生联署声明驳斥廖中莱, 证实警方向医院射水炮催泪弹

同善医院被射水炮与催泪弹风波出现新进展,尽管卫生部长廖中莱与同善医院董事局异口同声否认此事,不过一批医生今晚联署声明,证明709当天镇暴队的确曾向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的范围发射催泪弹及水炮。

这批医生也证实,警方的确曾在709当天,进入医院的建筑物内,以搜查709的和平游行者。

他们对于当日的事情,乃至后来有关当局的回应,感到愤怒。

这份声明共有11名医生联署,通过其中一名医生慕沙诺丁(Musa Mohd Nordin)所发出。其他联署者包括了妇产科顾问Ng Kwee Boon、儿科顾问Low Paik See、小儿心脏科顾问玛兹尼(Mazeni Alwi)、心脏科顾问David Quek、妇产科顾问赛佐哈里(Sheikh Johari Bux)、整形科顾问Steve Wong、心脏外科顾问阿末法鲁克(Ahmad Farouk Musa)、心脏科顾问Ng Swee Choon、麻醉科顾问Mary Cardosa与内科顾问杰菲里(Jeffrey Abu Hassan)。

上述联署者之中,一些是来自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的医生。

炮轰警方妄顾病人安全


NONE他们炮轰警方,当日向两家医院发射催泪弹与水炮的做法,妄顾病人、医护人员及公众的安全。

“医院应该被视为是安全的庇护所,就算是在战争时期亦是如此。但这个神圣的庇护所,却在当天下午被国安部队所冒犯。”

“警方甚至进入医院建筑物,以搜查其中一些和平游行者。一些示威者进入医院不过是要逃避催泪弹及水炮,然而许多人目睹并感到最为震惊的是,警方却于医院范围内,在没有受到挑衅的情况下,粗暴攻击及逮捕数名示威者。”

抨击否认者毫不知廉耻

tear gas fire at tung shin hospital 090711 1声明说,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尽管已经有数不清的照片、短片、目击者及独立观察员的声明,但理应保障弱势及需要社群的有关当局,却仍然不知廉耻地公开否认当天所发生的事情。

声明说,其中一些联署的医生当时身处两家医院中,非常愿意挺身而出,包括立下法定宣誓书,以说出真相。

声明表示,他们本来不希望卷入净选盟2.0游行的争论,但随着事态的进展,有必要出来道出事实。

廖中莱:不要引用照片


NONE前日,卫生部长廖中莱巡访同善医院后,与医院董事局异口同声表示,调查发现,镇暴队并没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或催泪弹。

他说,本身已经向院方求证,网上的言论并不正确。

他声称,警方只曾向医院前的大路发射水炮及催泪弹,以驱散709净选盟集会的集会者。

至于水炮,他则说,由于镇暴队是以45度发射水炮,因此不排除一些水,落到医院的范围。

廖中莱与同善医院董事主席黄茂桐也双双否认,警方曾进入同善医院范围,逮捕集会者。反之,两人声称,警方只是把一些受了轻伤的“示威者”,送进医院接受治疗。

询及网上流传的照片和短片与他所称的不符,廖中莱说:“不要再引用照片及短片作为证据,院方已经证实此事。”

Tuesday, July 12, 2011

政府信用破产?

【乱石崩云/唐南发专栏】 之前一个周日,我收到一位同事的手机简讯,告诉我她会和家人一起出席709大集会。
我很意外,因为这位温柔婉约的年轻印裔女子平常甚少和我谈论政治。我问她为何忽然作此打算,她回答:“There is a limit to being pushed around. What do you think?”(被摆布是有限度的。你认为呢?)
接着,一位前同事也来电确定我是否出席,她说她在考虑。下来,我见到久违的朋友,丈夫系着黄色领带,太太穿上一袭黄衫,笑容灿烂而幸福。然后,一位朋友发简讯说会改机票回国。
回到工作的地方,看到同事当中不少人穿戴着各种各样的黄色物件:衣服、鞋子、别针、耳环、背包,还有一位马来同事穿了国家足球队那黄色的球衣。更别说我的面子书早已被染黄。
纳吉出尔反尔引愤慨
最高元首介入,净选盟主席安碧嘉和委员们同意稍作让步,进入体育馆。但纳吉食言,公然否认曾经献议体育馆。愤怒,不是因为净选盟“退缩”,而是纳吉出尔反尔,想上街的人,心志更为坚定。至此,起义之势已骎骎然不可挡。
那一刻,我在想象那些在纳吉就任之初形容他“自信与干练”,“让人惊艳”,“以其领导能力与智慧足以担当大任”,“极具主见,好评如潮”的华文报高层,此刻会否因为羞耻,脸蛋和他们所称赞的纳吉那样白里透红。
不过一场和平集会而已,纳吉领导的政府却如惊弓之鸟,全城戒备。为了确保自己能到达现场,我唯有提早一晚住进一家位于默迪卡体育馆附近的酒店。周五陆续收到朋友同事的电话和简讯,都是鼓励和支持的话语。
行装已经收好。傍晚上车时,不知怎地脑袋里一直回响着纵贯线的《亡命之徒》:“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迎风向前,是唯一的方法…”心情很激动:我们犯了什么法,竟感觉在自己的国家成了亡命之徒?
隔天起来,外头已驻守着多名警察。酒店人员似乎有默契,提醒用早餐的人若有事可以尽快退房。
待我办退房手续时,警察已逐层搜查。到了酒店停车场,惊见警方采取地毯式行动,逐一检查离开的车子,巨细无遗。友人立时提醒我“弃车”,步行到茨厂街和同伴们集合。为防路上被搜,黄衫和头巾都被迫留在车内了。
跟着接到同事电话,她一家真的都来了!而前同事也确定和丈夫一起从家里出发。他们都是中产阶级人士,本可以在家中享受一个安静的周六。是什么原因把这些生活安逸的公民逼上街了呢?那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一路虽有警察,但相对和平。陆陆续续遇到熟人,记者朋友见面也相互寒暄,当中还有人不是来工作,而是来参加的。手机短讯的鼓励持续着,很温馨。
我们并不害怕
在茨厂街和同事朋友们集合后,人潮逐渐扩大。刚开始,身边的人都有些焦躁,不知下一步行动为何。我不断提醒要跟随协调人指示,也不必担心混乱,因为身穿紫红色制服的回教党纪律队伍(Unit Amal)会维持秩序。
然后,我们随队往苏丹街移动,刹那间涌进大批人潮,从街头到街尾,以我经验判断,少说也有5000人,男女老少皆有,其中华裔不在少数!
大家很自觉地高喊口号:Hidup Rakyat! Hidup Bersih! 也有人发放黄色气球。我从一位朋友那里借来一件黄衫穿上,顿时感觉一身干净了。
接着,我遇见教会的弟兄姐妹,也见到传道牧师。回想10年前,我公开批评黄燕燕“姐妹”,教会有人对我怒目而视;如今,被国阵羞辱多年的基督徒当中也有人勇敢地站了出来,我为此感谢上帝在不公义面前,始终不曾沉默。
到了马银行大厦前,人数至少一万。没人知道这些人是打哪儿来的,只记得气氛如同嘉年华。大伙儿向天空中盘旋的直升机挥手致意,显示我们并不害怕;也向驶过的轻快铁列车欢呼,因为车门是黄色的!
就在欢乐的一刻,镇暴队突然发射水炮,然后是催泪弹。人群四处窜逃,但也有人一路相互扶持。我的眼睛虽然刺痛,呼吸也极为困难,却坚持看护着初尝催泪弹的友人。盐巴和水瓶都留在车上,所幸有人把水递了过来,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然后有人打开富都车站底层的水管,纾解了大部分群众的辛苦。
大伙儿并不就此散去,反而汇集在富都车站外的马路上。饶富经验的马来青年坐到最前面,直接对垒镇暴队;许多华裔和印裔年轻人受到鼓舞,也上前聚集,继续高喊口号,气氛依旧和平。看着这些稚嫩而朝气的脸庞,我无法抑制内心的感动。
有大约15分钟的时间,情况是胶着的。人群开始交谈,不同族群的人士互相借烟递水。和我攀谈的几个华裔年轻人原来在新加坡工作,竟然在前一晚开车,而且为了避开警方搜查,兜进旧路辗转来到吉隆坡参加集会。另外还有年轻人做逛街打扮,顺利躲开警方猜疑,进入富都一带。更有一华裔男子在中午下班后,一身上班服配黄领带,赶到现场支持。此时雨势渐大,却浇不息激情。
向医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
就在大伙儿等待协调人指示时,警方再次出其不意地发射催泪弹。慌乱中,我往通向旧富都路的梯阶爬,前后都有年长的马来妇女。我扶着其中一人往上逃,她不停骂警方如犬类,身旁一印裔男子则向我们递盐巴。当时情况极为险峻,一个不慎即伤亡惨重,但警方依然持续发催泪弹和水炮。
来到一座锡克庙前,终于可以稍息,此时听见有人在咒骂镇暴队向同善医院和旁边的华人接生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我原本半信半疑,因为实在无法相信警方竟可以如此残暴。事后经身历其境的朋友和同事转述,再看网上录像,才知所闻非虚。
滂沱大雨中,我陆续见到各族群的年轻人以手机互报平安,大家都不轻言放弃,要往人多的地方前进,希望最终能众志成城,一起抵达默迪卡体育馆。我接到前同事的电话,要我赶快过去苏丹街,那里有大批群众。
我和友人一路步行,顺利和大伙儿聚集。协调人接着带领群众浩浩荡荡往中央艺术坊挺进,依旧井然有序,歌声口号不绝,丝毫不为之前的水炮和催泪弹所震慑。就在临近吧生车站时,人潮再度为催泪弹所驱散,我们唯有徒步到陈氏书院前,见到至少有5000人的人潮。
华文报一样是penipu
此时气氛已不如之前紧张,集会者又开始交谈,才知道从中午开始,每个集合点都汇聚了至少几千人。一位马来男子笑着对我说:“依布拉欣阿里叫华人屯粮留在家里,但我却看到大批的华人出来,可见根本没人怕他,反而是他自己躲在家里。”
也有一位马来男子说:“刚看了《前锋报》的即时新闻,说只有2000人出来。继续撒谎吧!我等着看明天的华文报。”
我告诉他:“不用等啦,现在主要华文报的老板和纳吉是好朋友,一样是penipu啦!”他错愕。显然马来社群还有很多人停留在十几年前的烈火莫熄时代,以为华文报公信力犹存。
下午四点左右,净选盟主席安碧嘉和在野党领袖被逮捕的消息已获证实,大家知道已无法前进,硬闯只会落人口实,也就此散会。散前意外遇见净选盟的精神领袖Pak Samad,要求合照,他欣然答应。离开的路上,见到一群华裔年轻人自备塑料袋沿途收拾垃圾,又是一阵感动。
虽然无法成功进入默迪卡体育馆,但政府文攻武吓,锁路封城,依然阻止不了5万人上街,而且当中很多都是第一次参与集会,已然重挫纳吉和希山慕丁的威信。
回家后继续跟进新闻,获知一名参与者巴哈鲁丁阿末(Baharuddin Ahmad)过程中因心脏病逝世。警方虽然否认涉及,但政府这么大阵仗对付手无寸铁的平民,难道不用负上任何刑事责任吗?希山慕丁既是律师出身,不会不知道刑事法中的因果关系(causation)吧?
体验到华文报被操纵和扭曲
《中国报》的晚报头条“说好的和平呢?”在面子书上引起公愤,足见主流媒体高层对整个事件敏感度之低。隔天读完所有主要报章,发现它们都刻意回避两个事实:第一,很多年轻人因为面子书的动员而出席709大集会;第二,华裔占了出席者的至少三成。
这次净选盟发起的709运动首次让华社切身感受到主流报章媒体如何被操纵和扭曲,而这种愤怒,马来人早在烈火莫熄时代体验过了。如果传统华文报的高层不深切反省变革,下场恐怕和当下的《前锋报》相差无几。
更重要的是:尽管之前土著权威组织不断恐吓和妖魔化净选盟,大批非马来人依然选择参加集会,反而是依布拉欣阿里自己成了胆小鬼,躲在家里不敢见人,听其指示到公园逛街的成员也寥寥可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心理突破,证明非马来人已经不如《星洲日报》的副总编辑林瑞源般,轻易向流氓的语言暴力低头而高呼息事宁人。
例如那位花甲之年的安妮阿姨就很勇敢。她强忍催泪弹持续步行的画面,如同当年蔡添强硬撼镇暴队那样,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那些口口声声说《净选盟》遭在野党骑劫的评论人,为何不敢批判国阵政府一开始的强硬姿态惹人反感?其应对手法之拙劣,终于激怒原本可以柔性争取的中间选民。
执政者信誉破产
纳吉的信誉彻底破产了。之前他说巫统青年团团长凯利所号召的集会也属非法,昨天话锋一转,使出无赖本色,威胁着说巫统也能号召大示威,709当天不过让青年团牛刀小试而已。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个学徒首相多次言而无信,难怪警方会有样学样,把负责斡旋的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骗上警车方便抓人,事后睁着眼睛说瞎话,否认袭击医院。而廖中萊更连番谎言,让人咋舌。不诚无物,君子以诚为贵。莫说华人不入阁。马华公会领导层充斥着如此脓包,就算全都挤进内阁,亡国只在朝夕间。
王安石尝书:“自古驱民在诚信,一言为重百金轻”。区区一个净选盟而已,就完全曝露了纳吉不过是个无耻的领袖,不讲诚信,只爱百金。如果《星洲日报》的“名笔”们还要称赞他“开明”,“自信”和“干练”,我同意林宏祥面子书上的调侃,鼓励所有在709大集会中遭催泪弹袭击的读者们把警方使用暴力的图片寄给他们参考,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他们戒掉盲目吹捧领袖及误导百万读者的陋习。
唐南发是时事评论人,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国际政治系硕士班。

Wednesday, May 4, 2011

林冠英:不管马华大选输赢,都还是要当官!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砂州人联党史纳丁区州议员李景胜昨天宣誓就任砂州助理基建和通讯部长,这证明国阵的“空城计”策略是用来恐吓华裔选民,要他们投国阵否则政府内就没有华裔代表,以逼使华社远离行动党。




他说,国阵此举明显是大选前的威胁,但是他们在大选后还是会得到一官半职,正如人联党的黄顺舸和李景胜。



“国阵领袖从来不会为了捍卫什么大是大非的原则,抗拒官职、官位带来的特权和好处的诱惑。令人伤心的是,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竟允许首相纳吉和副首相慕尤丁将砂州选举成绩种族化,而不是把它当成人民求变的民主呼唤。”



马华无论输赢仍保四部长



他说,没有人会相信马华会如所威胁般,当选民在来届大选拒绝马华时,真的会拒绝任何官职或官位。



“再说,如果选民拒绝国阵,为什么马华不敢退出国阵?不论马华在大选里赢多赢少,他们还是可以保有四个次要的部长职。 ”



他声称,正如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在2008年大选承诺,绝不会“走后门”成为上议员及部长,或像人联党黄顺舸违背党的意愿,接受委任为砂州内阁成员,没有任何马华领袖会拒绝及放弃他们一直在政治事业所争取的高官机会。



马华有没有在内阁不重要



他表示,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已揭穿蔡细历是一名没有原则的领袖,无法不能“讲到做到”指示该党的霹雳州和森美兰州行政议员辞职。



“蔡细历也没有勇气叫马华四名内阁部长辞职,因为马华在2008年大选中惨败。这再次证明,马华的斗争不是为了原则,而是为了官职,不是为了人民,而是为了官位。 ”



“说到底,各种事情一次又一次地证明,马华有没有在内阁里并不重要,因为马华只是巫统的傀儡。很多影响马来西亚人的课题都没有受到关注,贪污还是那么猖獗,以致在2000-2008年期间,我国共流失了8880亿令吉的非法资金。 ”



他说,当巫统单方面决定邀请回教党加入国阵时,马华也不敢反对巫统这种不民主的独裁决定;反过来,马华还敢威胁马来西亚人行使不投给马华的民主权利。



民联设砂州首个影子内阁



另一方面,林冠英也宣布,民主行动党将会与民联发动5年计划,通过3个主要工作重点,让砂州改朝换代,还政予民。



1)成立砂州历史上第一个包含各职位的影子内阁,监督和提出政策,准备做政府。



2)采纳基杜隆区州议员周政新的工作模式,通过各项活动及直接接触,争取乡区选民的支持,不论是华人、伊班人、比达友人、马兰诺/马来人或土著,周政新在州选中获得64%非华裔选民的支持。



3)在招募新晋支持者时更多元化,拓展行动党的联络支持网。



他说,尽管民联无法在砂州选举中否决国阵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但依然取得不错的成绩,议席增加至16席,而国阵的得票率也从2006年州选的63%,减少到55%。



“不幸的是,不公正的选区划分对在野党不利,尽管国阵只获得55%的支持票,但他们还是掌控77%的议席。”



他说,这项不公平的胜利,让国阵得以用55%的选票控制77%的议席,正是泰益玛目不下台的主因。



“但是,泰益还是因这种胜利被削弱而感到紧张,否则他不会连夜宣誓就任首长。为什么如此匆匆忙忙地在三更半夜、狂风暴雨的时候宣誓?而不要等过几天,在白天正式宣誓?”



纳吉应促泰益玛目辞职



他质疑,难道泰益担心布城会干预,并阻止他接管伯特拉再也?



他要求首相纳吉向砂州人民交代三个基本要求:



1)促泰益辞职;



2)让石油税从每年5%增加到20% 或每年15亿令吉增加到60亿令吉,及



3)改善水供、电供、道路等基本设备,别再让砂州成为全马最贫穷的州属之一。



他说,如果首相办不到上述三件事,那么砂州人民不用再等另外五年的州选,他们可以在可能一年内举行的全国大选,尽情地表达他们的不满。



他重申,人民对民联和行动党的支持是不分种族的,而国阵试图掩盖事实及转移视线,漠视选民求变、终结泰益及贪污、要求良好施政的真正讯息。



“唯有各族选民包括乡区非华裔的支持,才能让行动党的议席从6席增加到12席。如果真的有分化,那是城乡的分化,这是民联和行动党若要在砂州改朝换代所必须缝合的。”



“是时候改变了。我们这一代的未来已经被偷走,我们不能再让孩子们的未来被窃取。唯有当砂州城、乡两区的人民共同为了砂州站起来,孩子们的未来才会有保障。”



“让我们共同努力,带领砂拉越走出国际舞台,全力发挥它的潜力,让砂州丰富的天然资源为真正的杰出人才所用。”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华人到底要什么?砂拉越2011州选

华人到底要什么?最近砂拉越选举,民联(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当,回教党)的讲座叫好又叫座,常常爆满,随时超过几千几万人!

另一方面,国阵的人联党及土堡党讲座常常不超过几百人。纳吉紧张的从半岛‘调水’过去,一个马来西亚组织请当地人吃,免费表演,免费幸运抽奖,礼品等,才勉强拉到一,两千人。

我不知道华人到底要什么?
首相一脸的不解。


我不知道华人到底要什么?
副首相又一脸的不解。


我不知道华人到底要什么?
泰益也一脸的不解。


马华比他们冰雪聪明
从来不问。
如此明确要国阵滚下台的答案

怎么好意思问出口

自讨没趣呢?
民主政治就算要把一个表现不错的执政党给替换掉也属正常,更何况是一个其烂无比的国阵,不换掉才显示选民的愚蠢无比

Tuesday, April 12, 2011

Cyber attack to Malaysiakini & Sarawak Report

SarawakReport.org has received cyber attack on 11th April that destroy the site.
Malaysiakini.com, malaysiakini.com/cn and malaysiakini.com/bm was also attacked on 12th April.

Coincidentally, there were just few days down before the Sarawak State Election.
Is this attack done for the purpose to defend the power that they have hold for more than 30 years?

If the above answer is yes, then I think this is a stupid and silly things to do. They must have spend a lot of money to do it. But, just as soon as the site was down, another mirror site was up! http://www1.sarawakreport.org/ & http://malaysiakinicom.blogspot.com/ & http://malaysiakinicn.blogspot.com/ & http://malaysiakinibm.blogspot.com/

I think they must learn to accept the fact that, internet is beyond control, there is no way you can control internet information!

Go Go, Sarawak 4 Change!

Sunday, April 10, 2011

Sarawak Election, 砂拉越州选举

砂拉越州选就在这个星期六 16-4-2011。当地城市华人选区猛刮反风,行动党讲座会成功在Kuching,Miri,Sibu,Sarikei,Bintulu 等多地吸引成千上万的人潮。

随着砂拉越州选举进入下半程,朝野巨头今晚皆齐聚在兵家必争之地的古晋拉票。虽然首相纳吉到“一个马来西亚”晚宴会见选民吸引大约2000人出席,不过民联却更胜一筹,石角桥头举办讲座获得超过8000名群众全场站立聆听。


民联今晚的讲座,可谓是自州选以来在古晋区的最大场讲座,出席的民联巨头包括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行动党石角候选人周宛诗及哥打圣淘沙候选人张健仁等。
车龙阻塞竟长达5公里
根据记者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的目测,现场共有超过8000人出席。此外,远处还有不少人站在大桥上,聆听对面店屋前举行的讲座。
自晚上7点起,进入石角的大路即开始阻塞长达约5公里,一直到晚上10点许讲座近尾声时,车龙仍排着队进入石角。
此外,行动党在古晋另一个地方民达华天后宫主办的讲座,据悉也有千余人出席。



林吉祥:砂州吹起飙风

在诗巫,行动党讲座则继续热卖,吸引大约5000人赴会。而在林梦,行动党的售票晚宴虽然只宴开48桌,大约有500人出席,不过单单500余人却在现场捐出2万6759令吉,作为行动党的竞选基金。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推特上说,纳吉最好看清楚,这是砂拉越吹起飙风的迹象。
林梦共有两个州议席,行动党只竞选武吉哥打,另一个峇都达脑则是由公正党上阵。


安华轰纳吉玩色情政治

在古晋,首度到猫城助选的安华,于晚上8点半抵达石角桥头的讲座时,获得热烈的欢迎。现场群众大部分以华裔为主,对安华的演讲听得津津有味。

连赶数场的安华只简短致词数分钟,但他毫不放过炮轰纳吉的机会。他指责纳吉玩弄“色情政治”,利用性爱短片的龌龊政治手段攻击他。

“每晚睡前,(首相夫人)罗斯玛都会问他,‘我们下一步是什么?’”

“有人警告我,现在有一名关税局官员毙命,他们也会在现场找到我的DNA,”此言立即引起哄堂大笑。


促选民勿投票给黄锦河

此外,安华也以不点名方式呼吁选民,不要把票投给独立人士上阵的前公正党领袖黄锦河,因为这样等于是在支持国阵与人联党。

“我必须清楚表明,行动党浮罗岸的候选人(黄庆伟)就是我们的候选人,请确保你们的票不要浪费在独立人士身上。我们的战争对手是国阵,搞破坏的票只会利惠人联党及国阵。”

他也借“阿拉”字眼课题攻击国阵,并质问国阵,既然回教创立之前已经有“阿拉”字眼存在,为何却要禁止其他宗教使用“阿拉”字眼。

“我们不能使用‘阿拉’字眼,也不能有马来文圣经。一到砂拉越州选,却又能,能,能!”


冠英上台全场欢呼鼓掌


在安华结束演讲后,穿过人群赶赴另一场时,获得群众如雷的喝彩声。此外,当槟州首长林冠英上台时,也同样获得热烈的掌声。

林冠英一上台就向大家打招呼,包括向200公尺外桥对岸的群众说:“对面的人,你们听得到我吗?听到就挥挥手。”

只见全场支持者,包括桥对面的群众都热情挥手,场面壮观。

他也再次攻击砂州首长泰益,并改变韩国少女组合Wonder Girls的大热歌曲《Nobody》歌词为“no money no money for you”(没有没有任何钱给你),掀起全场哄堂。

倪可敏诗巫福州话演讲


在诗巫,尽管行动党今晚的讲座会并没有任何民联巨头撑场,但是也成功延续昨晚的人潮,吸引大约5000人驻足聆听。压轴演讲的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更声称,这场在武吉阿瑟州议员黄和联办公室附近举行的讲座会拥有大约一万人潮。
倪可敏也是福州人,因此他在福州人为主的诗巫相当具有号召力。在倪可敏精彩的演讲之下,行动党今晚的气氛就比昨天更胜一层楼,他在演讲结束时更当场播放“我相信”的励志歌曲,带领民众一起挥手摇旗,成功掀起当晚的高潮。
他就号召民众在4月16日展开“拔毛”行动,把“白毛”拔得清光。“白毛”也是原任砂州首长泰益玛目的外号。
“宋朝宰相文天祥曾经说过一句话,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在砂拉越就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白毛作纪念。”

此言一出,立即引发民众哄堂。
泗里街大约一千人出席
其他演讲的领袖包括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以及4名诗巫地区候选人黄和联、黄培根、刘强燕和叶海量。
除了诗巫之外,行动党昨晚在中砂另外一个重镇泗里街卢勃路举行的讲座会,也吸引大约1000人出席。
至于在北砂地区,这几天选情最炽热的美里於今天暂时休战,行动党并没有举行讲座会,只有公正党在马来区举行讲座会,吸引大约两百人。
而民都鲁则举行《铁窗首长》放映会,播放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访问片段,行动党消息声称吸引大约500人到场观赏。

Thursday, April 7, 2011

DAP Sarawak Election 2011 Ubah Hornbill~!

I have just got my Sarawak Hornbill during a DAP dinner at Penang Han Chiang College~! Wow, it's cute and nice...

Sunday, April 3, 2011

KPI 部长,请回答!

几年前,当纳吉上任首相不久,委任在308大选中明显失去民意支持而面临惨痛失败的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博士进入内阁,担任首相署KPI部长。“不对呀,在大选前许子根博士报章不是曾经刊登许子根说绝不会走后门的吗?为什么现在又走?大选前不是说人民才是老板吗?为什么现在老板开除了员工,巫统又有权利重新聘请的?到底人民是老板还是巫统是老板?”我不解的摸摸头。。。


再过不久,首相纳吉又通过后门委任Idris 为KPI部长。“哇,看来我们的首相真的是有心想要提升公务员效率,让百姓以后办事可以方便些吧!精神可嘉!”我心里暗自称赞首相。KPI是唯一拥有两名部长的 部门,真是马来西亚怪事特别多。

前几个星期,当我朋友为了要更新罗里路税而必须强制性前往PUSPAKOM验车,他早上八点准时到才发现原来PUSPAKOM是不给号码,也不能预先预约的,所有罗里到后,自然排到最后面然后一辆一辆慢慢前进,哇!这不是很浪费时间,很浪费油吗?为什么不可以预约?为什么不可以拿号码?那天,我朋友等到下午四点才验完!足足八个小时就这样浪费掉了!政府不是应该减轻人民负担的吗?为什么我国政府是加重我们负担的?为什么我国政府是拿麻烦给人民的?

我现在想问问我尊敬的两位KPI部长:-

1. 为了验车而等了8个小时,浪费8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宝贵生命,与此同时又浪费汽油,这是有效吗?经济效益如何?你们有什么进步计划呢?

2. 赵明福验尸庭拖了这么长时间,最后竟然判为悬案,这是不是符合效率指标呢?

3. 警察,总检察长花费这么多时间在于调查鸡奸案,敢请问部长:某人鸡奸与否,有关系到人民的公共利益吗?他鸡奸与否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浪费庞大资源调查没有公共利益的事情,是有效率的吗?

4. 最近色情光碟偷拍案,偷拍,偷收藏,公开在国家产业播映,然后公开威胁,公开承认,触犯这么多法律,警察没有捕捉。这警察的办事效率如何,达到指标吗?

5. 在吧生港口贪污案当中,林良实和陈广才被控欺骗内阁和首相,内阁和首相这么容易被欺骗吗?如果内阁及首相这么容易受骗,这是不是符合要达到先进国的思维的指标啊?要如何提升整体内阁甚至首相的素质,才不会那么容易受骗呢?

Thursday, March 31, 2011

这不是贿赂?!

首先,我必须强调我是没有政党背景的马来西亚公民。


“警察先生,如果你不开‘三万’给我,我给你RM100, 好吗?你帮我,我帮你,ok?” 我的朋友在违规后,正和警察‘讨论’。

“XX小姐,请你让我公司得到这个Project,明天如果我们拿到这个订单,后天我马上签支票给你,让你即刻扩建你的豪宅!你帮我,我帮你啦!”我另一个朋友正在和他的客户‘谈论’。

很明显地,你随便问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不用是专家,都知道以上这两句话是贪污,贿赂的话语!但是,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怪事就是特别的多。

不久前,首相公开说道:“你明天给我国阵的候选人,我后天给你支票克服水灾!你帮我,我帮你!”哇,这么光明正大的贿赂,可是,马来西亚选委会竟然说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贿选,因为他们不是专家!原来这么简单的东西是需要‘专家’才能断定的。

更夸张的是,也是在不久前,中央政府表示他们在过去的16场补选里,总共花了公款1120万!部长说:“这不是贿赂,这是糖果,更是承诺!实践承诺!”除此之外,他更扭转真理,他说:“民联也这么做啊,所以说这就是不犯法的啊!“原来如此,还真是马来西亚部长英明!

这就容易了,以后当我们的公司被逼付‘咖啡钱’给政府官员或者客户时,只要在年尾结帐时记载:承诺费,或者糖果费,这不就行了吗?还可以扣税!再说,如果我们下次闯红灯被捉时,放心只要告诉警察:“我没有犯法,因为我的朋友有时也闯红灯啊!”如果警察不明白,叫他问我国的首相署部长吧!哈哈。。。为什么政府可以如此,我们不可以呢?这难道是只准官僚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吗?

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呢?其实一切追根究底,都是因为我们的国阵政府太舒服了,做了50多年,从来不用下台!所以他们很自然地以为马来西亚人民都是三岁小孩,很容易骗的,只要甜言蜜语就可以了!所以这次,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已经长大,成熟!够了,就是够了!不要再欺骗我们!我们要两线制!

Tuesday, March 29, 2011

罪犯变证人,马来西亚能?!

首先,我必须强调我是没有政党背景的马来西亚公民。


话说不久前有一群人偷偷的拍了一些性爱影片,然后收藏该影片,接着公开在马来西亚国家宾馆播放该部影片,通过报章公然威胁影片主角。。。这些动作其实已经违反了多条的法令,第一,侵犯他人隐私。第二,非法收藏性爱光碟。第三,在公开的场合播放性爱光碟。第四,公开威胁他人安全,等等。

想想以前人民示威时,马来西亚警察以内安法令逮捕,发放催泪弹的景象。我想,这下这群人肯定完蛋了!可是,马来西亚警察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不当一回事!哇,这是什么国度?这群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可以知法犯法,一错再错,然后公开身份,可是到最后还不被逮捕呢?我实在摸不着头脑!

那群为非作歹的人笑笑的告诉我:“我们是不会有事的!只因 我们身在马来西亚, 更重要的是我们是马来西亚执政党的朋党!”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在马来西亚可以这么无法无天!“马来西亚是有法律的!”我大声的告诉他们,我不相信他们会没事!

今天,马来西亚首相署部长,终于公开说话了:“如果我们认为揭发性爱短片的3人帮“拿督T”将被提控,他们将受证人保护法令与举报人保护法令保护!”“哇,对不对?有有没有听错?”我质疑地摸摸头,然后带好眼镜再看看报纸,的确这就是报章上所写的!

哇噻,马来西亚是什么国家啊?马来西亚法律是什么法律啊?为什么那群人光明正大的触犯了多条法令,不但没有被捉,反而还会受到警方的保护?“不对呀,警察不应该是保护好人的咩?为什么我们的警察保护坏人的?”一个三岁小孩问了我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想了好久,这下我终于觉悟了,原来在马来西亚,这个50年来都是一党独大的国家里,我们的确是有法律的,但是我们的法律是掌握在执政者的手里!我们警察也的确是有保护人的,只是他们比较喜欢保护执政者的朋党!这就是我们马来西亚的问题,民主的三权不能分立。看来如果要改善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彻底贯彻健康的两线制才行!这就是我们马来西亚一直强调的:马来西亚,能!可是我不仅在想:如果没有两线制,马来西亚真的能吗?

Wednesday, March 23, 2011

马来西亚,笑话国!

话说不久前有一群人偷偷的拍了一些性爱影片,我急忙劝他们说:“偷拍是犯法的,它涉及侵犯他人隐私!”他们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淡淡的笑了一下,似乎毫不害怕。


同样一群人,几天前告诉我,“我们还收藏着那部影片呢!”我着急地劝道,“赶快丢掉吧,在马来西亚拥有性爱影片是犯法的!”他们同样毫不害怕的笑了一下,我却不解的摸摸头脑。

前两天,同样的一群人一匿名的方式,租了马来西亚的国家宾馆播放这个性爱光碟。同时,他们更大胆公开威胁要某人下台!我这下可急坏了,怎么可以这样?偷拍已经是犯法,收藏性爱光碟更是非法,现在还胆敢挑战法律,在高级的国家宾馆公然播放性爱影片,更不堪入耳的是竟然通过报章大胆公开的威胁?这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这么大胆?知法犯法,一错再错!这时候有人报警,内政部长还大声地说,“我不认识这群人,也没有证据,要不然警察一定会秉公处理!”

影片播过了,这一群人还是安然无恙,我告诉他们,“赶快躲起来吧,不要让人家知道你们是谁!”他们同样毫不恐惧地笑笑。

昨天,这一群人正式召开记者会告诉大家:“我们就是那个匿名者,这部影片是我们的,我们就是非法偷拍影片的拥有者,我们就是非法性爱影片的拥有者,我们就是非法公开播放性爱影片的主谋,我们就是非法公开威胁的人!”哇,我想这下他们是疯了!怎么有人知法犯法,一错再错,然后还大胆告诉大家我就是犯错者?

想想以前人民示威时,马来西亚警察以内安法令逮捕,发放催泪弹的景象。我想,这下这群人肯定完蛋了,马来西亚警察这么厉害捉人,他们一定完蛋!可是,马来西亚警察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不当一回事!

哇,这是什么国度?这群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可以知法犯法,一错再错,然后公开身份,可是到最后还不被逮捕呢?内政部长现在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啊,可是为什么没有指示警方行动呢?为什么这种现象会出现?我摸不着头脑!

今天,我还是看到那一群为非作歹的人,他们笑笑的告诉我:“我们是不会有事的!只因 我们身在马来西亚, 更重要的是我们是马来西亚执政党的朋党!”这下,我终于觉悟,原来这就是我们马来西亚一直强调的:马来西亚,能!现在的马来西亚,看来除了是一个回教世俗过之外,更是一个笑话国,是的,没错!一个经常成为国际笑话的国家!

Monday, March 21, 2011

Sarawak, Sarawak, Sarawak!

Sarawak State Election is coming very soon!

Sarawak State Assemble was dissolved on 21st March 2011.

Election Commission will meet and fixed the nomination and polling date for Sarawak on 23rd March 2011.

Go, Pakatan Rakyat! CHANGE! UBAH!

Tuesday, March 8, 2011

I have to VS I choose to

One man tells of driving a long and lonely road, the last 65 miles of it unpaved, in order to watch Hopi Indian ceremonial dances in the state of Arizona. After the dances, he returned to his car only to find that it had a flat tire. He put on the spare and drove to the only service station on the Hopi reservation.
"Do you fix flats?" he inquired of the attendant.
"Yes," came the answer.
"How much do you charge?" he asked.

With a twinkle in his eye, the man replied, "What difference does it make?"
This is what has been called a "Hobson's choice." A Hobson's choice is a situation that forces a person to accept whatever is offered or go without.
According to Barbara Berliner (The Book of Answers), the phrase was inspired by sixteenth-century entrepreneur Thomas Hobson, who hired out horses in strict rotation at Cambridge University. There was no choosing by the customer - it was strictly Hobson's choice.
But most of the time we really do have a choice, and the choice we make does make a difference. We may not always believe it. We may feel as if we have no choice, but almost always there is a choice in the matter. And when we realize that most of what we do we do by choice, then we are taking control of our own lives.
Someone challenged me to try an experiment that completely changed my perspective. "For the next seven days," he said, "eliminate the words 'I have to' from your vocabulary and substitute the words 'I choose to.' Don't say, 'I have to work late tonight.' Instead, say, 'I choose to work late.' When you choose to do it, you take control of your life. Instead of saying, 'I have to stay home,' try 'I choose to stay home.' The way you spend your time is your choice. You set the priorities. You are responsible. You have control.

In just seven days I was no longer saying "I have to" and I felt better about my decisions. I learned that there is very little in this life I actually HAVE to do. You and I decide to do certain things because we believe that it will be for the best. When we eliminate "I have to" from our vocabularies, we take control.
Try it for a week (after all, it's your choice) and you see what happens. I think you'll see it's a change for the better.

Thursday, March 3, 2011

Penang, Oh Penang!

Below is written by Patrick Teoh, who ran Kee Huat fantastic facts and facies over RTM many many years ago (many of you might not even hear of this). He was in Penang recently to lauch his book, entitled 'Teohloogy'. Interesting what he wrote about the new Penang.

Last week I spent a couple of days in Penang. You know, the island up north that is managed by those Opposition flers? I knew something was wrong the minute I crossed over the messy, Federal-funded and built Penang Bridge.

Eh? How come the Rapid Penang buses all so clean one?


Eh? Aren't those low-cost council flats? How come look so clean and fresh one? With new coat of paint some more.

How can man? These Opposition flers just know how to complain about Federal government not giving them enough money to do things, right? Also they are supposedly marginalising some communities by holding back development and business opportunities right?



Then how come everybody here looks so happy one? Okay, so 2 days isn't enough to make a survey worth shit la but I must still admit that I was impressed man!



Okay, so I shall wait impatiently for some comments to come in after this telling me, "If you like it so much, move there la. Blaardy pendatang!" But then it's different from being yelled at to go to another country. Penang IS in my country. Isn't it? Then how come it looks and feels so different one? Didn't all the YB's say that those Opposition flers can't do shit and not to vote for them?



Ah! And then I read in the newspapers that the Penang flers who live on the mainland are getting free bus rides to work. Some more can park their cars for RM1.00 the whole day and ride bus to work. Free! Can do like that meh? Opposition government wor.



Ah! And then ah I also heard the Chief Minister make a speech to an audience of about 200 people at a book store. Wah! I really tabik the Lim fler la. Damn best speech I've heard from a politician in years la. He spoke about Penang and the people's collective efforts in building a great place to live and work and bring up family all. And he never once highlighted any one particular community for praise. All are Penangites and all contribute and share. I tell you ah, after listening to him and enjoying Penang for 2 days I really felt like moving there to live la. Friendly, happy people. Malays, Chinese, Indians, Dll's. Clean environment. Efficient administration. Sun, sea and surf. What's there not to like? Well, maybe just one thing la. The property prices there quite terror la. Don't know if can afford. But then in a place like Penang the rule can always be "If you're prepared to work hard the rewards are there to be shared". So maybe can. Somemore no need to apply visa all.

Tuesday, February 8, 2011

主张一个大马却纵容种族主义, 前美国驻马大使狠批纳吉虚伪

前美国驻马来西亚大使约翰马洛特(John Malott)今天在《亚洲华尔街日报》撰文狠批大马首相纳吉虚伪,因纳吉根本没有认真落实本身提出的“一个大马”理念,反而纵容大马种族主义恶化,造成大马在短短3年流失50万名人才。
约翰马洛特从上世纪90年代中便出任美驻马大使,于1998年卸任后不时对大马政府提出批评。
他在一篇题为“大马种族主义的代价”的评论中强调,大马的种族主义现象已令国家经济成长放缓,甚至对外流失人才。

纳吉上任族群宗教事件恶化
约翰马洛特指出,纳吉应该照镜自我检讨,是否认真想要落实“一个大马”的目标。
“纳吉2009年上台后,尽管提出了一个亮丽的辞汇,但族群间及宗教间的关系仍紧绷。”
“事实上,这比1969年的情况还严重,当时最少有200名巫、华裔因族群纠纷而丧生。”
约翰马洛特把这种日益紧张的族群及宗教系列事件,归咎于政府“容忍并在一些事件中透过言行举止来煽动,令族群间出现分化”。 



提牛头爱国课十字架风波 

他也提出一些案例,包括纳吉助理哈德柯尔(Hardev Kaur)被指曾在纳吉出席圣诞节开放门户活动时,抗议主办单位的吉隆坡天主教大主教住家不应展示十字架。

“柯尔之后澄清她仅是要求,而非指示;这好像任何大马人可拒绝由首相署办公室发出的要求。”
他再举例,因抗议兴都庙迁往本身住宅区而引发的牛头示威风波,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却捍卫这批肇事的居民,另外,国防部长也曾质疑华印裔不愿从军,因缺乏爱国精神。
约翰马洛特也抨击巫统所拥有的《马来西亚前锋报》攻击华裔从政者,并煽动对华裔从政者的憎恨情绪,甚至曾建议应杀掉行动党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


3年内共有50万人离马
约翰马洛特总结,这种逐渐恶化的种族主义现象,导致2007年至2009年期间约有50万名国人离马,这比移居海外的专业大马人才数目还多出一倍。
他也指出,纳吉向强烈反对经济改革的右翼组织土著权威组织低头,殊不知停止改革将进一步影响大马竞争力及经济成长放缓,同时意味着更多工程在未竞标下发配给朋党。

约翰马洛特认为,纳吉甚至可能不可相信其政党和官员释放出的这套论述,惟为了捞取更多巫裔选票的支持而放任不理。
“当他(纳吉)的政党面对反对党来势汹汹挑战,尤其碰触及种族政策及在经济领域招致的后果时,这无疑成为一项政治便利。”


警告种族主义将会影响经济


约翰马洛特也警告,当大马拥有的包容逐渐被磨蚀掉,经济也会出现问题,大马若要在2020年发展为先进国,其经济成长每年便须达8%。 

“要达致这种程度的成长,须有大量的国内外私人界投资及外国资源来支撑,并配合人力技巧的提升及重大的经济转型。不过,恶化的种族及宗教事件将形成阻力。”
约翰马洛特认为,当政府为了政治上的权宜之计而煽动宗教及种族问题,然而这种机会主义的代价便是大马的经济。
“这国家的人民将会继续出走,一并带走的是金钱及人才。至于外资,担忧的是族群关系不稳固及缺乏经济改革,也会转投其他国家。”

Sunday, January 30, 2011

马华战将型神话失灵, 丁能补选回教党击败马华!

回教党在丁能州议席补选落败,但是在华人区取胜,且整体支持率还提高了4.3%,政治学者认为,虽然巫统击败了回教党,可是在这场选战中,马华公会和该党总会长蔡细历是最大的输家,这个战绩显示,马华公会的回教国议题和蔡细历的“战将型神话”已开始失灵。

政治学者黄进发表示,丁能选战的重点并非在于整体票数,而在于回教党和马华公会两方对决,结果是马华公会惨败收场。为此,他如此形容这场自308大选以来首次在柔佛州举行的补选:“巫统击败了回教党,回教党击败了马华公会”。

他根据民主行动党发布的成绩计算出,在华裔选民占95.7%的拉美士中区,回教党的整体支持率与308大选比较,提高了4.3%,或相等于223张选票。

他说:“现在投票率下降,还有七成选民投回教党,要是投票率更高的话,马华公会的败象会更明显。”

他指出,丁能是马华公会总会长的堡垒区,回教党在天子脚下,尚且可以收得七成华人选票,可想而知,如果这个选区是由民主行动党上阵,马华公会会输得更难看。
以此推论,在全国其他地区的非马华公会强区,要是行动党或是人民公正党的华裔候选人上阵,马华公会一定兵败如山倒。
马华公会在竞选期间,一如既往在华人区猛攻回教国议题,然而回教党依然可以稳守七成华人票,显示这个老套议题已然无法凑效。

黄进发认为,如果马华公会不攻回教国课题,还可能不会输得那么难看,且可以把账算到巫统头上,称巫统霸权依旧,马华公会难以替其辩护。


马华高调问政主张破产

另一政治学者潘永强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亦认为,从表面数字看来,虽然是巫统稳住了马来人票、垦殖区,可是马华公会和该党总会长蔡细历却输了。

潘永强表示,蔡细历上台时强调“高调问政”,但是却没有打出任何像样的议题——既没有攻击性的议题,也没有提出正面议题,如政策、诉求,令其“高调问政”的主张破产。

他说:“马华公会的攻击性议题只有回教国课题,如果上阵的是行动党,那么它就连这个议题也没有。”


另外,“在复办独中议题上,马华公会只说是蓄意刁难,根本没有能力回应。”

潘永强认为,蔡细历这次的表现非常差,整场选战打来患得患失,且有议题的焦虑,以致以可笑的议题出招,如批评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拒绝与男性握手,这或是丁能选区属其堡垒区、他压力太大之故,但亦显示他对议题的操作不好。
他表示,开出的票箱直接反映出蔡细历在马华公会下台、翻身之后形成的“战将型神话”已开始失灵,其政治能力亦大打折扣。



蔡细历称华人票回流


在巫统高唱凯歌的同时,自308大选吃败仗以来从未见起色的马华公会惨遭在野党奚落。民主行动党领袖第一时间施压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辞职,以为其无法在其家乡赢取华人票负责。

其中,双溪槟榔区(Sg Pinang)州议员邓章钦在其“推特”(Twitter)写道:“蔡细历应该为其无法在自己的家乡赢得华人票辞职。

然而,国阵一方以其赢得两个华人占大多数的选区,辩称华裔选票已然回流国阵。蔡细历接受《马新社》访问时,对华人票回流国阵的表示高兴。
他且说,国阵的胜利显示,国阵已经否定了民联称其已攻克国阵在柔佛州的堡垒区的说法,并且显示选民反对回教党欲建立回教国的想法。
国阵在2008年大选中,在其中三个华人占大多数的投票区败给回教党,即拉美士镇(Labis)、拉美士东区(Labis Timor)和拉美士中区(Labis Tengah),回教党与国阵在这三区的得票分别是421票对411票、740票对669票及1013票对504票。
在这次的补选中,国阵在拉美士镇和拉美士东区分别以64张及7张多数票胜过回教党,唯一失利的拉美士中区,则失去485张多数票。
本届补选,回教党与国阵在上述三个区的得票率,分别是336票对400票、632票对639票及851票对366票。
虽然回教党在华人选民占逾60%的拉美士镇和拉美士东区落败,但是该党在华人选民占95.7%的拉美士中区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一般认为,华人选民占绝大多数的拉美士中区较能反映华裔选民的倾向。

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华裔选票刮反风催谷回教党选情, 国阵五千多数票能否达标成悬念

尽管民联希望突破巫统牢控的垦殖区,马华极欲挽回华裔选票的回流,但还有3天就投票的丁能补选似乎大局已定,预料将维持上届大选“巫国华反”的格局。马来和垦殖民选票一面倒支持国阵,而民联则获得华裔选民的力挺,国阵仍然受看好能够捍卫这个传统堡垒区。不过,目前的悬念却是国阵的多数票是否能够达标。
如果民联能够把上届大选拉美士国席支持行动党的选票,转移到这次补选的回教党身上,那么国阵的多数票将不仅难以达到5000票以上,并有可能被削减。
行动党消息透露,该党上届大选在拉美士国席获得大约70%的华裔选票的支持,但回教党在丁能州席只能获得大约55%的支持。因此,行动党若能全数转移华裔选票到回教党候选人身上,将有助于回教党增加愈500张选票,一来一回,国阵的多数票将会削减约1千张票。
这个局面可能出现的主要因素是,国阵在马来及垦殖区的的票源已经达到了顶峰,继续涨幅的空间不大。上届大选国阵获得80%马来和垦殖区选票的支持,就算再成功赢得更多马来人的支持,其幅度也难比拟回教党有望在华裔选票上的攀升。若出现此局面,国阵的多数票可能会比上届大选2492票来得更低。
丁能选民结构为47.54%或7014名马来选民、39.08%或5766名华裔选民及12.07%或1780印度选民,另外,还有1.16%或171名原住民选民。

一反保守民情公开表达支持

根据过去几天的观察,丁能选区占39.02%的华裔选民明显是刮起“反风”,成功催谷回教党的选情。尽管马华一直猛攻“回教国”的议题,甚至是批评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不与异性握手的保守宗教习惯,但这些课题在华社并不受落,甚至是下手过重,反而引起华裔选民同情形象讨好的诺玛拉。
此外,行动党打出的“换,国家才有希望”的口号,以及他们在拉美士市中心举行的讲座已经渐渐掀起热潮,特别是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到访丁能,更获得明星式的欢迎,一改柔佛州华社一贯保守和含蓄的作风。
根据记者在场所见,一些民众甚至是站在椅子竞相争睹其风采,而一些民众则竞相与他合照。
民众甚至不避忌行动党党工把“换”字贴在衣服上,甚至是跟随一起演讲领袖高喊“换”的口号。

在外游子可能无法返乡投票

一般相信,民联有望推高拉美士市中心的华裔选票,不过其攀升的幅度则受到在外游子是否愿意提前回乡投票的制约。这场补选的投票日是落在1月30日(星期天),仅与华人农历新年隔了几日,除夕夜是落在2月2日。
一些当地村民就表示,由于他们在外地如新加坡、吉隆坡工作的孩子,多数是从事底薪工作,必须等到周二或除夕才能放假回乡,因此可能不会在本月30日回乡投票,这势必打击华裔选民的投票率。
值得关注的是,丁能华裔选票并非是一面倒倾向民联,相对于拉美士市中心选民所展现的热情,身处郊外的丁能车站华裔选民对民联相对冷淡。国阵上届大选就在这个华裔占了54.1%票箱胜出,赢得63.50%的支持率。

回教党讯息无法穿透垦殖区

在马来和垦殖民选区方面,预料巫统还是能够捍卫上届大选所获得80%选票,甚至是进一步提高支持率。相比之下,这对放眼扭转15%垦殖民选票的回教党,是一大挫败。

回教党原本是要借助第二代和第三代垦殖民不满房屋和土地匮乏的问题突破垦殖区,但《当今大马》记者在走访丁能和贞布腊西区垦殖区后,发现回教党的竞选讯息明显仍无法越过国阵的层层阻碍而传递到基层,就连许多垦殖民都没有见过诺玛拉本人,甚至不曾听闻过亲回教党的垦殖民组织垦殖民之子协会(ANAK)的名字。
这些垦殖区几乎每家每户都挂着国阵和巫统的旗帜,虽然不少年轻村民面对缺乏工作机会、收入低薄的问题,但是他们还是深信国阵能够协助解决问题。

国阵主打“感恩牌”争取支持


此外,老一代的垦殖民也缅怀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创立联邦土地发展局的功绩,以及国阵候选人阿查哈的父亲伊布拉欣,担任彭乌鲁(Penghulu)和州议员时所带来的援助。
在国阵主打“感恩牌”,极力宣扬敦拉萨的功劳,以及阿查哈的家庭背景之下,多数垦殖民依然会继续支持国阵。
随着首相纳吉日前到访丁能选区,宣布拨出500块房屋土地后,相信也能舒缓第二代和第三代垦殖民对土地和房屋匮乏的不满。
国阵预料赢得多数印裔选票
至于印裔选区方面,相信国阵也能获得多数的支持,不过鉴于其选民比率仅有12.07%,多数早倾向国阵,因此选票的变化预料不会对多数票的多寡带来太大的影响。
国阵上届大选在印裔占多数拉美士北区园丘和武吉拿督园丘分别赢得56%和67.86%的支持。

Sunday, January 23, 2011

只提“温柔的手”不谈党政国策, 潘俭伟促蔡细历尊重宗教信仰

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批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不敢在丁能州议席补选中谈论政党的政治理念、国家的经济政策、辩论国家的贪污情况,甚至比较国阵和民联的执政比现,相反的却一直谈论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温柔的手”。
他表示,国阵每天都说我国有宗教及选择的自由,如果诺玛拉的宗教信仰里本来就不与异性握手,而她目前不因参政而放弃自己的宗教原则,应让人尊敬。
“亦如泰国人见面时把双手合十打招呼,华人打招呼方式是拱手、鞠躬,我们目前的握手习惯是西方人学习的,这证明每个国家、宗教都会有它们自己的习惯与文化。”


难道学法国人亲脸颊习惯?

他在文告中说,如果蔡细历在法国住下来的话,也会学习法国人亲脸颊的习惯,“蔡细历回到马来西亚时,会否批评大马的妇女为何不跟他亲脸颊?”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形容,如果诺玛拉不想跟男性握手,这是她跟其宗教信仰之间的问题;若蔡细历真的关心女性,为什么没有听到蔡氏批评巫统对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回教堂外面停车场参与体操活动的猛烈批评呢?

“念群当时穿的只是一件普通的白色短袖汗衫及一件长运动裤,一点都不暴露,但却被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和一些政客夸大其词,把事件搞大,煽动回教徒。”


面对极端政客却不高调问政
他质询,如果蔡细历真的反对宗教极端主义,为何面对极端政客的言论时,蔡细历却没有“高调问政”?
“在念群的例子,巫统领袖想限制她的自由。相同的,在诺玛拉事件,蔡细历却想限制她的选择。国阵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他说,丁能人要的是在柔州议会为他们请命的代议士,为民生课题奔走的人;谁能推出更有利人民的政策,谁才能获得人民委托,而不是能否握到候选人的手。

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槟城政府创纪录,2010年招商全国排第一!

槟城政府创纪录,2010年招商全国排第一!
成功于2010年达到122亿令吉总投资额的槟城,首次名列大马工业发展局(MIDA)投资额排行榜全国榜首,创下槟州史上最亮眼成绩!
根据大马工业发展局最新的统计资料显示,槟城在2010年制造业所获投资额冠全国,达122亿3800万令吉,比2009年的21亿6500万令吉高出5倍,相等于2010年全马总投资额471亿7700万令吉的26%。

比2009年高出5倍

槟城2009年的招商投资额名列全国第4,事隔一年后,所达到的投资额非但激增465%达122亿令吉,更让槟城创下自我国独立以来,首次晋身排行榜第一的纪录。
新投资28亿4600万
槟城的投资额当中,新投资占28亿4600万令吉、原有投资者扩展经营的投资93亿9200万令吉。而大马工业发展局方面,也于今午在官方网站上公布这项最新消息。
紧随着槟城之后的州属是雪兰莪,成功招获106亿4180万令吉投资额,也较2009年的67亿5960万增加38亿8220万令吉。至于2009年高居榜首的砂拉越,则与槟城对调排名。
跌出3甲排名的砂拉越,2009年招获84亿5080万令吉投资额,但2010年仅达39亿4500万令吉。除了分别占居排行榜前两名的槟城及雪州,另两个民联州属则分别排名全国第7(吉打)及第12(吉兰丹)。

竖起大拇指恭喜 冠英感谢槟人支持

槟州全国招商第一,林冠英喜出望外,不断向全槟人民道“恭喜!”
由于这是槟城史上第一次在全国各州属中脱颖而出,在招商引资方面名列前茅,因此,感到无比欣慰的槟州首长林冠英,在向媒体发布这项好消息时,多次提及感谢槟州人民在背后的支持。“这项成功是由于槟城160万人民、州政府以及各部门,和大马国际发展机构及贸工部等联邦政府努力的成果!”
实际上,林冠英是于昨日下午在一场活动上,从一名荷兰投资者口中得知这项非正式的消息,纵使在记者会前,依然基于官方未正式宣布而感到些许不安,直到记者会中途,新闻秘书递上手提电脑,证实大马工业局经已透过官网发布消息后,才打从心里笑不拢嘴。
官员拍桌子鼓舞
当时,在场的行政议员及官员们,都纷纷拍打会议室桌子,以示鼓舞。较后更齐齐竖起大拇指让记者拍照。神采飞扬的林冠英,当被询及昨晚得知好消息后是否兴奋得无法入眠时,他难掩心中的喜悦,坦承确实感到难以置信。记者会后,还逐一与记者握手,嘴里依然是那句“恭喜、恭喜”。

获国际投资者肯定 以行动支持州政府

林冠英认为,投资商们以行动支持槟州政府,也恢复槟州人才对州政府的信心。
他说,槟城之前一度落后他州,如今总算把表现展示出来,希望人才可继续留在槟城。“国际投资者的这项肯定,不是单纯地以口来表扬,而是以行动来表示他们对州政府的信任。”
他坦言,州政府在2009年投资总额取得21亿令吉后,曾定下2010年42亿令吉的目标,但去年上半年的成绩依然不理想,为此,当时确实难免感到担心。
“我们当时唯有拼命招商,希望可在下半年把投资额‘追回来’,至少可提升一至两个排名。但最终非但超越42亿令吉的目标,还创下了槟城50多年来最亮眼的纪录,这简直是出乎意料的事!”他说,槟城的投资额达465%,反映了外资对我们人才的活力、专才及企业精神的信心。
他认为,槟城相信秉持能干、公信及透明(CAT)的施政,可以增添对政府廉洁度的信心,可以实践成事。槟城不只是在2009年被总稽查报告,指为马来西亚理财表现最好的州属,也获得国际透明组织的表扬。
“如今作为招商引资名列前茅的州属,槟州政府要恭喜所有槟城人。我们获得最佳的理财表现 、最廉正施政的州属、最绿州属,现在成为获最多投资额的州属,如今,槟城人可以自豪地说:槟州领先!”